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天下认君 >> 正文

张涵予:30年大器晚成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时尚芭莎  2009-3-25 12:28:45    点击数:

如果一件事,做了将近30年还没有成功,你是否还会坚持?17岁开始为电影配音,30多岁还是没有名字的龙套,44岁时成为双料影帝……葛优曾经这样评价他:一个有准备的人等到了机会;华谊兄弟影业总裁王中磊对他说:勇敢的人创造奇迹。大器晚成,在张涵予默默走过30年之后,这四个字的背后不是欣慰,而是骄傲。

“领衔主演”或者“影帝”这放在名字前面的几个字,对于张涵予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我们可以从谷子地这个角色上体会得到。当张涵予为这个故事而痛哭的时候,触动心灵的并不仅仅是战场的残酷,而是人性与理想在现实的折磨中始终坚持、隐忍后的爆发。“大器晚成”这四个字比起“影坛黑马”更适合用在张涵予身上。

“只要眼前有移动的影儿,不管黑白还是彩色的,都觉得很满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看着大银幕的张涵予,心里都有这种从儿时就开始的对于电影的激动和失落。

今天,面对前途坦荡的事业,他说:“我从生下来,就没有天上掉馅饼到我嘴里这种命,(我)就像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修得正果。”

南辕北辙


张涵予:30年大器晚成

“我在父亲眼中,一直是个不求上进的孩子。他希望我成为像华罗庚那样的数学家,而我的兴趣和他的期望南辕北辙。我的执拗与倔强,是用拳头、棍棒打出来的。”

张涵予的家庭背景距离艺术并不远,父亲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转业后在北京科技电影制片厂工作,叔叔也是部队文工团的演员。他的舅爷更是北京人艺赫赫有名的表演艺术家于是之。几乎像所有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孩子一样,生活在北京大院环境中的张涵予是听着收音机里的样板戏长大的。

“那时收音机有9个台,8个样板戏一个快板书。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只要家里一来人,我就会站到那些叔叔阿姨面前唱样板戏或说快板书,大人们听得哈哈大笑,说这孩子真好玩儿,但爸爸妈妈不认为这是给他们长脸,而是呵斥我让我到一边儿去待着。后来干脆规定—只要家里来人,我就必须在他们指定的房间里不能出来,直到客人离开。”

这样的限制并没有压制张涵予的表现欲,反而在与父母的冲突中,滋长了他的叛逆。

“和爸爸妈妈一起出门,我总是一个人溜着墙边走,怕同学看见了,说都这么大了还跟父母走在一起。”

他渴望早一天独立,想一个人去闯世界。

终于,在读了《徐霞客游记》之后,刚刚8岁的他,把给父母写的一封信放在一只小木箱上,一人离开了家门—他要到黄河壶口一带去考察考察。

面对这个整天迷恋着收音机,在学习上不求上进的孩子,父母束手无策。等到上了中学,父亲对他彻底失去了信心,认为他将来最大的出息是拿着一只铝饭盒,里面放一把勺,背着包去上班。“这样的前途,在父母来看已经是很好了。”

“上初中时,我特别喜欢译制片《追捕》和《佐罗》,一天到晚听着收音机背台词,突然有一天哥们儿说,哎,你的声音怎么那么像《追捕》里的唐塔大夫?我说,给他配音的演员叫邱岳峰,上海译制片厂的,我很崇拜他。他们说:像,特别像,你真该找台录音机录下来听听。”

在伙伴的鼓励下,张涵予向邻居借了一只“板砖”录音机,在自家厕所里弄出点混响,录了一段拿给了小学大队辅导员白羽,托他的父亲,也就是国家最著名的配音演员白景晨送到了中央电视台。
不久,他收到了试音通知。那天,中央台的译制组导演让他试的是一段巴基斯坦故事片《不,现在还不》中一个在街头卖鹦鹉的老头的戏,他拿着台词在门外背了又背,随后终于站到了他朝思暮想的话筒前。

只试了一遍,口型准确,声音、气息,也都没有一点儿差错。导演激动地冲上来拍了他一巴掌:这小子真聪明!

从此,17岁的他成了中央电视台刚刚成立的译制组的配音演员。他的配音作品可以排出长长一串——《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米老鼠和唐老鸭》、《沉默的羔羊》、《拯救大兵瑞恩》、《佐罗的面具》、《惊鸟》、《刺杀肯尼迪》、《修女也疯狂》、《指环王》、《特洛伊》、动画《三千里寻母记》、《花木兰》、《鲨鱼黑帮》、《新哈姆雷特》等等。

“我拿到第一笔报酬,就去找我的一个发小,我们到‘老莫’撮了一顿,花了30多块两人都吃不完。还有一次配完一部大戏一下子拿了700多块钱,当时我已经在中央戏剧学院读书,那时没有50、100块一张的钞票,10元一张在我抽屉里摞了高高的一叠,同宿舍的同学谁都可以抽出一张去花。同学在一起吃饭也都是我买单。进校时我就骑着一辆520摩托,还到王府井花400多元买了一件皮衣,觉得穿着皮衣骑摩托才够时尚。”

虽然他从上中学就开始挣钱,自食其力,但是这一切都不是父亲所希望的。

“父亲是八一厂的摄影师,沉默寡言,喜欢做学问,不善和人打交道,他经常给我讲华罗庚的故事,希望我做数学家,也许他觉得电影是一个集体劳动,而一个人做数学题不用和人打交道,就可以取得成功。”

张涵予此刻谈到自己的父亲,神态终于放松下来:“但是他现在却对我说,对你的女儿千万别这么严厉,不要限制她,她愿意做什么,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chenjie    责任编辑:chenjie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