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文化 >> 正文

曾经的郭靖已经变成岳不群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绿妖  2009-6-26 12:02:58    点击数:

中学读书的时候,对金庸武侠入迷,深信金庸就是小说中的郭靖或者令狐冲,让人神往。研究生期间读书的时候,觉得初中时期的感觉确实很傻很天真。现在觉得金庸就是其小说中的岳不群或者韦小宝。

在中学与研究生期间的大学,是我对金庸态度的矛盾期。那时候对于傅国涌老师的《金庸传》稍有微词,觉得傅老师写的未免过于苛刻,这或许是中学时期的情感崇拜导致了我的这一判断。

与金庸相比,古龙也似乎值得叙说。我对古龙的价值判断,恰好与金庸相反。中学时期,觉得古龙实在没法跟金庸相提并论。大学时期重读古龙的结果就是对古龙态度的大改变。古龙小说中表达的情感的孤独、朋友之间的友情、彻骨的对于自由的追寻,都让我对古龙刮目相看。小说完全表达的是现代人的意识、现代人的困境。古龙不愧是外文系的好学生。对于金庸的态度,我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对古龙,我是青云直上两重天。金庸在其武侠中描述的“侠之大者,在为国为民”的价值观,在崇高的背后,似乎已经预留了一条通往奴役之路。为国为民太高调,做好自己才是重要的。真切的为己,便是有益的为人。对国家额最大贡献就是把自己铸造成器。国与民,抽象名词而已。为国为民的高调背后,并没有为个人自由预留存在的空间。

赫尔岑、许倬云、汉娜•阿伦特恰恰可以破解类似金庸的这类思想模式。

赫尔岑。最新一期的《新京报》上,学者朱建刚对赫尔岑的思想遗产有所阐述,他说:更为重要的是,赫尔岑一直对那些以抽象理念代替现实生活,以集体的名义代替个人权利,以未来的许诺代替现实的关怀保持着充分的警惕。这一点才是我们今天真正要加以注意的。

许倬云。许倬云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到:我到五十岁才拿自己的爱国思想摆在一边,我觉得不能盲目地爱国,我要关怀全世界的人类跟个别人的尊严。人类社会跟个别人是真实,国是经常变动的,不是真正存在的东西。我在抗战期间被日本人打出来的爱国思想是不容怀疑的,但是到五十岁,我理解到多少罪恶都是以国家之名在进行。

汉娜•阿伦特。汉娜•阿伦特在给朋友的信中写到:我在自己的一生中从没“爱过”任何一个民族或者集体,德意志民族也罢,法兰西民族也罢,美国也罢,更没有爱过诸如工人阶级之类的群体。事实上我只爱我的亲朋好友,至于别的爱我无能为力。

至此金庸加入作协之际,我心中的大侠终于转化为大虾。这就犹如在px 期间,厦门大学在我心中迅速变为虾米大学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说我在中学时期对于武侠小说家的价值排序是金庸、梁羽生、古龙的话,那么现在我对他们的价值排序要倒过来了。有时候我总觉得,在没有聚光灯照耀的日子里,查先生或许是很难受的。




    

文章录入:caoran    责任编辑:caora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