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两性 >> 围城网事 >> 正文

很痛心,原来不能怀孕的人是她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不详  2009-10-25 22:14:30    点击数:

我曾经那样接近过幸福,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可是,当我把小叶弄丢之后才发现,没有她,我一无所有……

  我曾经那样接近幸福

  2005年的夏天,年近30的我,虽然有着良好的家世和稳定的工作,却始终没有遇见令自己心动的女孩。那时,每个周二和周六的下午,我都会去一家健身俱乐部锻炼身体,于是邂逅了去上瑜伽课的小叶。其实我第一眼见到她就是满心的欢喜,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是,小叶很内向,遇见了我只是淡淡地笑一笑。

  一次我们上完课碰巧一起出来,发现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暴雨给了我最好的理由,我自然而然地提出开车送她回去。她住的地方要经过一条悠长的小巷,车没有办法开进去,湿滑的路很难走。我牵着她的手在雨中跋涉,于是一切就这样开始了。

  恋爱的时候,我们常常去鼓浪屿散步,幽深的巷子、斑驳的房子和高大的莲雾树都让我们为之沉迷。在游人如织的街头,我紧紧地牵着她的手,感觉跟她在一起的岁月是这样美好。

  小叶的家在德州,距离我们厦门有几千里地,即使如此遥远的距离也没有阻挡我父母对她的喜欢。尤其是母亲,她非常喜欢小叶,每到周末就让我带小叶回家。那个时候,小叶帮母亲做饭、洗衣服,我和父亲慢悠悠地下着象棋,还时不时竖起耳朵,偷听两个女人的悄悄话。有小叶在的家充满了温馨,连空气都肆意流淌着幸福的味道。

  一年后我们结婚了,新家安在白鹭洲公园附近。打开窗子,不远处就是一片宁静的湖。白天,小叶喜欢坐在阳台上,沐浴着阳光,一脸的惬意;夜里,小叶总是像小浣熊一样缠着我的身体。

  小叶浪漫而细心,把我们的生活调剂得多姿多彩。卧室里常常有新鲜的花,客厅里时常有可爱新奇的小饰品。我的胃不好,一直挑食,她便买了好多食谱,变着花样给我煮饭、煲汤。我下班之后就去接她,然后两个人手牵着手回家。一切都如我们所希望的,美好而甜蜜。

  我以为离开是爱你的最好方式

  我们家是三代单传,小叶也是独生女,结婚以后,两家都殷切地盼望我们生个孩子。我和小叶也商量着,不如趁着年轻早一点儿要,老人还可以帮忙照顾。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小叶兴奋地一遍遍问我:“程阳,你说我们的孩子长得会像谁,我希望有个儿子,让他长得像你!”我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子,没有告诉她,其实,我更希望有个女儿,像她那样可爱。

  我们开始锻炼身体,安排周期,为了受孕甚至抑制自己的激情。可是努力了一年,小叶也没有怀孕的迹象。开始,我们还开着玩笑;渐渐地,孩子的话题成了禁忌,我们俩谁都不敢去碰。

  母亲退休前是一位医生,她给我们联系了这个城市最好的一家医院,让我和小叶去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母亲去拿的,那天她打电话叫我回家,声音有些沙哑。一路上,我忐忑不安地猜测着各种可能出现的结果,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诊断书上看见“死精症”这三个潦草的字迹。母亲跟我解释说,这种病是先天性的,怀孕的几率为零。

  我找出一支烟来大口地吸着,呛得满脸是泪,然后挤出一丝笑容来,假装轻松地安慰他们说:“没关系,小叶不会在意的。”母亲有些着急:“你不能只想自己,你忍心让小叶一辈子做不了母亲吗?”母亲一直是个善良的女人,我知道她对待小叶像自己的女儿一样疼惜。我的心在母亲的话里一点点地沉了下去,我想起小叶很多次说,咱们要个孩子吧。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现着美丽的星光。

  可我还抱着最后的一点儿希望。我对小叶谎称出差,然后把自己关在宾馆里,打电话咨询了很多医院。在得知我的病症后,他们都表示无能为力,说这种“先天性曲细精管发育不全”引起的死精症是无法治愈的。我燃着的希望,在他们一次次的答复里终于消失殆尽。

  我知道,如果把真相告诉小叶,她一定会说,她只要我就够了。可是,她才25岁,我不能让她因为没有自己的孩子而遗憾一生。在对治愈彻底绝望后,长痛不如短痛,我最终选择去伤害她。

  我不动声色地疏远她,对于我那么多莫名的加班以及出差,小叶却从来不问。无论多晚,她都在饭煲里温着饭,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等我。

  回家的时候,我也不再帮小叶干活,我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电视,让她一个人来来回回地忙个不停。我们住的是老式房子,没有煤气管道。

  一次,小叶告诉我该换煤气罐了,这在以前我责无旁贷的事却成了伤害她的利器。我记得自己冷漠地说,你自己去换吧,我很忙。小叶站在旁边盯着我,一动也不动,我不敢抬头看她,只是把头埋进报纸里,直到她默默地走开。

  最后小叶就一个人,咬着牙从一楼艰难地把煤气罐搬到了三楼。夜里,看见她的眼睛里泪光闪烁,我的心跟着揪成了一团。真想好好地抱住她,可是,我只能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让她适应一个人的生活,我不能害她一辈子!

  大约有两个月的时间,我拒绝和小叶做爱,哪怕她年轻娇媚的身体,一点点地在我面前舒展,我也压抑着,不去看她,装作兴味索然的样子。我们俩彼此煎熬着,都迅速地瘦了下去。我以为她会跟我提出离婚,我想小叶这样的女人是受不了这种家庭冷暴力的,但是,她却仍然沉默着。

  我喜欢穿白衬衣,小叶担心洗衣机洗不干净,每次都用手洗。一次,她把衬衣泡进盆子里,倒上洗衣粉,然后搓起了很多泡泡。她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程阳,你看,爱情就像这些泡沫,多脆弱啊,说没就没了。”她说完转过身去不再看我。我僵硬地坐在沙发上,明明知道这是她心底的最后一份坚持,明明知道她已经对我越来越绝望,却咬着牙不去作出任何回应。

  我终究开不了口,最后是母亲帮我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冷战。一个周末,母亲悄悄地把小叶叫了过去。小叶回来时,看着我的目光陌生而凄凉。她轻声说:“程阳,你妈都告诉我了,咱们离婚吧,你写个协议,我签字。”我试探着问她:“你都知道了?”她扭过头,不肯再说一句。

  夜里,小叶抱着被子去客厅睡,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的第一次分居。我担心她休息不好,想把她叫回床上来,还没张口,就听到她歇斯底里地大喊:“你走,我讨厌你,我不要你装可怜!”我不忍看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只好转过身,她却突然绝望地叫着我的名字,一声接着一声。

  我站住,却不敢转身,直直地走进卧室,把自己摔倒在床上,一夜无眠。本来我还心存侥幸,以为如果小叶知道了真相,会留下来陪我,可是,没有,她的态度冰冷而坚决,打碎了我最后一点儿自私的奢求。对于女人来说,孩子真的比丈夫更加重要吗?

  第二天一早,小叶就问我写好了离婚协议书没有,我拿着笔的时候很茫然,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还能给她什么。我想补偿她,用我所有的一切。她的父母离得那么远,对她而言,这个城市如果没有我的话,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最后我把房子和存款都留给了小叶。但是  小叶看也没看就签了字,然后跟我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推荐阅读:初夜没有落红,噩梦便从此开始   女性朋友,面对第一次请慎重考虑

【本新闻共2页】-【首页】-【上页】-【下页】-【尾页】-【当前在第1页】

 



    

文章录入:zlzler    责任编辑:Rya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