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健康 >> 夜斗士 >> 正文

人民爱夜店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时尚先生  2009-11-6 10:05:02    点击数:


人民爱夜店

夜店也是佛堂

柯受良和吴宗宪关系很好,很多台湾那边的艺人发片都会选在88号里面。1999年的某一天,吴宗宪带来了一个沉默的小伙子。个子不高,也不爱说话,人气也不旺,现场就稀稀拉拉的几个歌迷。亨利斜眼看着他,和旁边人说这小子写歌还不错,表演起来时一副很没前途的样子,干脆别做歌手了,去做幕后不是蛮好的。这个很没前途的小子现在大家都认识,叫周杰伦。

如果说李亨利的夜店之中有什么规律可以遵循的话,那么就是所有的店里都会有一个佛堂,88的佛堂香火是最旺的,半夜时,很多人进门去拜佛。几乎所有香港台湾的明星来北京,都会到88拜一拜。

关于佛堂这件事,亨利解释说:“我当时找了一个师傅,藏传佛教。我很想传播佛教,就在店里设了这个地方。全世界到现在为止传教传到夜总会的,也只有我一个人。有些人来了,看到堂上香火缭绕,堂下歌舞升平,旁边还有人在拍电影,就问我们究竟是在这里干吗?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

李亨利梦见过佛叫他去传教,只是他自己也没料到,他的前半生是用开夜店这种方式弘扬佛法的。

再后来,就是99号,因为88号太闹,很多演艺圈的人在88号认识了之后,就想找一个地方谈合作,李亨利就干脆在旁边开了一个99号,每天晚上播放triphop,cafeDelmar和buddlebar这样慢一点的沙发音乐。

当时北京有一票人都喜欢一天到晚呆在那里,想着能被哪个制作人慧眼识珠从而一举成名。那时北京还没有lounge这种概念,很多人路过99号的时候往里看看,然后说原来就一家具店嘛——99号里面到处都是沙发。

只有骂娘了?

2002年,曲终人散的时候到了。天鸿集团拿下了88号所在的这块地,建起了幸福三村,服装市场顺带着也拆掉。88和99这连体兄弟迎来了拆迁的那一天,88号里面那个著名的、曾经创造出北京舞曲文化最高水准的混音台后来辗转到了mix老板的手里,现在还摆在mix大厅的中央。

三里屯进入衰落期。马路上拉皮条的开始层出不穷,按照李亨利的话来说:“这帮孙子就像地上的一口痰。”质量稍微高一点的客人都走了。其中部分人陆续地转到了开始出名的后海,但后海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大家也就都心知肚明。

李亨利说:“现在北京做夜店的人越来越多,都觉得放点音乐一瓶喜力就卖五十,太赚了,傻瓜才不赚。结果广告公司的也开夜店,开餐厅的也开夜店。投资越来越大,风格却都差不多。一群人相互模仿。我去工体西路看,好几个店几乎是一样的,设计一样,音乐一样,一个流水线上出来似的。”

还有一个很不好的风气就是一开店先挖人,李亨利最恨别人刚开店后就有人去挖墙角,市面上经营成本高涨。最倒霉的是新开店的人,我们这些老炮你可以陪你玩。挖人的人其实是在自己脖子上吊了个绳,大家比谁先死?肯定是你先死。玩夜店这么多年,他认识到,夜店其实就是个血盆大口的妖怪,你想和它玩,玩不好就会被它一口吃掉。

2009年,几乎所有经营夜店的人包括李亨利都在琢磨一个问题——自己店里的客人到底在哪儿?以前他们考虑80后,现在轮到90后了。李亨利经常疑惑地盯着这些在酒吧里面一上来就玩骰盅,灌芝华士的90后,他们对音乐要求不高,点几万的酒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你想象不出新一代怎么会这么有钱,花钱的方式又是这么难以理解。

总而言之,在李亨利们看来,有些时代就这么静悄悄地结束了。能留下的,也不过是化成铅字的几篇文章。也许人经常会坠入到这种境地吧:站在十字路口左右彷徨的时候,就这么被人在背后推了一把,正想回头骂句娘,已经站在了舞台中央。

颜色是你看到的全部,却最容易被忽略,红脸人和蓝脸人像荧火般此起彼伏,红脸是有人在点烟,蓝脸人是在相互留手机号码。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Willie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