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健康 >> 夜斗士 >> 正文

人民爱夜店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时尚先生  2009-11-6 10:05:02    点击数:


人民爱夜店

香槟指数:高雅的狂欢

在西方,香槟大多只在喜庆时出现,而Jacky觉得香槟既能体现狂欢的气氛,不失庄重优雅,他希望用香槟暗示客人,到这里,他们就是来彻底享受每日的“庆典”来的。这就是苏西黄想推销的“香槟文化”。比起MIX的粗豪的“大炮”(一种比较贵的威士忌)相对,香槟更能体现一个人的身家与趣味。香槟酒精含量少,更多与礼仪有关,它更多会促进谈性,而非让酒精控制人们的交流。

Jacky觉得,对很多有钱人来说,如何花钱还是有一个学习的过程。有些人不懂好香槟,不懂喝红酒,Jacky慢慢带他们,一瓶XO能喝几杯?

Jacky想要力推的香槟,一般低价也是八百块钱一瓶,七杯就喝完。Jacky算了一下,三个人20分钟就能喝一瓶,最起码要喝到四五瓶,也就是三、四千块钱才有感觉。喝香槟本身就成为身家的一种标准,苏西黄还有VIP座,坐在这里的客人喝的香槟从3000元到8000元一瓶,最贵的香槟王是1.5万。

只要你坐在VIP座,就宣告了身份和地位。Jacky见过最奢侈的一次“泡妞”事件是一个客人请一个女孩喝1.5万元的香槟王,相当于两千块钱一杯,那女孩喝了一口酒,转身就走了,两千元就这么打水漂了。

Jacky觉得可以用“香槟指数”衡量一家夜店的成色,香槟指数越高,客人层级就越高。前两天有一个客户,喝了5瓶6000元的香槟,一晚上花了3万元。这是他最近见过最高记录,而这个客人是一家500强跨国公司的总裁。烈酒文化则相对低端,相对来说,喜欢动辄与异性喝烈酒的人,往往试图用烈酒把女孩灌醉达到目的,这是最低级的手段。

Jacky有个朋友,头发全白了,但却是夜店里最女孩受欢迎的客人,只要他一坐下来,就会有美女坐到他身边。他是苏西黄的夜店王子。不只是一般的女孩,开着宝马7系的富家女也很迷他。

他脾气很怪,对不喜欢的女孩,一杯都不会请,对喜欢的女孩,就很直接地追求,几千块钱的酒,随你喝。他也不是特别好看,也不是特有钱,为什么就能那么招女孩喜欢,Jacky也参详不透。

如果一定要说理由,也许因为他是一个真正成熟的人,财富可以让一个人迅速成长起来,但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很多有钱人散发的光芒是因为他正“春风得意马蹄疾”,男人的魅力自然不可抵挡。所以苏西黄把主要客人的年龄定位在25岁到60岁。苏西黄的客人有一大部分是来自外国驻华使馆和跨国公司的老总们。

Jacky当然也有业绩压力,但他觉得最重要的是人心和认同,任何时候,朋友才是真正的财富。他听客人说过这样的故事:一家夜店的经理在和客户刚开始认识时很热络,又送酒,又打折,但过了一段时间,你再问他能不能打折什么的,他就会很生硬地告诉你,这个月打折免费的限额已经用光了。这种先松后紧的方式其实就是没把客户真正看在眼里,最后也自然会把人得罪光,而对一个夜店经理来说,得罪一个人往往意味着得罪一群人。

Jacky听说那家夜店的经理没待多久就被炒了鱿鱼,他也是经理,知道老板给他的压力,但他更明白做他这一行,这一辈子学的就是两个字:分寸。

他不想耍什么花招,刺激客人消费或者变相地半强迫客人掏钱,除非你不想在这个圈子混了。如果他想生活下去,就要揣摩人心,要长袖善舞,要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舒服,包括他自己。他必须八面玲珑,敏感到能体察到这个场子里每个圈子的状态,同时也能调节自己的心态。有时他要隐身,如果感觉到他在一帮来玩的朋友中过于引人注目时,以免让客人栽面;有时他要现身,拯救一个即将沉寂的场子;有时他要有分身,在微醺的狂欢中,同时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注意到别的卡座、房间里的状态⋯⋯

他想要把浸淫与他骨子里的香港式的优雅礼仪教给服务生和保安们,虽然他知道,靠五讲四美三热爱这样的粗糙宣教长大的一代是与中产阶级式的生活态度是何等地隔膜,他还是看到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无法看到的世道人心的剧变。

音乐“调酒师”

在现在block8工作之前,鲍比就在苏西黄做五年了。其实不是说DJ在一个做五年不容易,准确地说一个夜场能活五年以上已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一般国内夜店的寿命也就是三年,而一个DJ更像是一个流浪者,从一个沉船跳到另一个沉船。

陈百强说:你相不相信我会变成一只豹?嗷⋯⋯

上个世纪80年代,鲍比在香港兰桂坊一个叫discodisco的店做DJ.虽然只有一周一次的gay主题party,但却成了全世界的十大的“gaydisco”之一,他经常被那些同志恶作剧式地摸屁股揩油。

其他时候那里是香港演艺圈最出名的聚集地。梅艳芳、张国荣等人都喜欢在那里聚会——那时他们还没有那么有名,也不大会一进门就前呼后拥,就是很安静地坐在那里玩。

凡事都有例外,一天,一个人醉醺醺地跑上来叫鲍比放一首他很喜欢的歌,然后就站在鲍比旁边跳。他明显是喝大了,因为他一直张牙舞爪地在问鲍比:“喂,你相不相信我会变成一只豹?嗷⋯⋯”后来别人告诉鲍比这人是陈百强。梅艳芳在鲍比印象中也是一个很容易high的人,不仅喜欢跳,还喜欢唱。当时旁边有一个很老式的卡拉ok,梅艳芳一开心就会抓着麦克风上去唱,简直就是免费演唱会。

二十年后,他再也难看见这么多千奇百怪的人了。在discodisco,他们穿着各种各样奇怪的衣服,播着很多很奇怪的音乐。鲍比可以看得出,他们在尽量去理解你放的音乐,而不是一听到不合自己胃口的音乐就扭头就走。

鲍比还记有天他正在上面打碟,一个人走过来递给鲍比一张黑胶唱盘,这是他们新成立乐队的一张小样。那个年轻人最后彬彬有礼地说:你好,我叫黄耀明、可不可以放一首我们做的歌。拿出黑胶小样,唱片中间还用黑笔写着他们乐队的名字——达明一派。听了听,确实不错。

DJ就是整个夜场气氛的“调酒师”,你可以直接影响所有人的情绪,你简直就是上帝,你会像上帝一样观察和分析:这些人都是谁,来这里做什么,是要认识人,还是来炫耀?

你要做的是细细观察,然后决定要先叫哪些人开心。让这些先开心的人带动剩下的人。观察、调整、控制、引导。最终目的是就是叫所有人都动起来high起来。这里面有很多难以言传的技巧和理解方式。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Willie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