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浑身带刺的澳洲斗士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外滩画报  2010-1-8 9:59:47    点击数:

自被《泰坦尼克号》导演卡梅隆选中主演新片《阿凡达》后,萨姆·沃辛顿迅速成为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澳洲男演员。这个坏脾气的澳洲男人,宁愿和导演翻脸,也不愿拍一场有异议的戏。他是拿着100 美元闯世界的男人,当过砌砖工,喜欢在墙上列表,系统研究所有男演员的戏,盲目试镜。生硬、直率、疯狂,年近30 岁的他终于咸鱼翻身。

萨姆·沃辛顿的房间墙壁上贴满了东西,各式各样的列表、饼图、曲线图,还有一个又一个的名字。有些名字加了附注,有些圈了起来,有些画了大叉。

其中大部分是演员的名字,还有些电影和导演的名字。它们显示了这个急躁的澳洲男人科学而系统的一面。从戏剧学校毕业后,沃辛顿列出了当时国内所有知名男演员的名字,找出他们演的每一部电影的录像带,全部看了一遍。

他就这么把所有的澳洲男演员摸了个透。没有人认识他,但他却熟知每个人。他明白,如果演得像张三或李四那样,就接不到好的戏;向王五学习,就能拍好什么样的类型片。当他去往好莱坞后,他又把相同的事情做了一遍。

有一次,沃辛顿遇到丹麦著名演员麦德斯·米科尔森,对他说:“我看过你演的所有片子。”米科尔森不解地问:“这不太可能吧,但为什么呢?”沃辛顿挑衅地回答道:“这样我就知道你有几两米,知道你擅长演什么。而且我非常肯定,你一定没看过我演的所有片子。”

毫无疑问,没有别的演员像沃辛顿这么干过。他们中大多数都天性懒惰。沃辛顿很明白这点,因为他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但如今,那些画得密密麻麻的演员清单,已经成为了沃辛顿自信的来源。

砌砖工人转行演员

一年前,你一定不认识他。但从2009 年起,你会在一部接一部的好莱坞大片中看到这个坚毅的澳洲男人。
在万众瞩目的《终结者2018》海报上,有两个各半边脸的男人。他们是电影中人类的拯救者。其中一位是克里斯蒂安·贝尔,一眼便能认出。而另一位,便是当时还颇为面生的沃辛顿。有影评人形容《终结者2018》的主演阵容是“‘暴发户’对垒‘超级巨星’”。结果,那个没有名气的男人,不仅仅抢了贝尔的戏份,“甚至抢了整部电影”。

高中毕业后,沃辛顿不知道自己今后要干什么。他没有特别的兴趣,和父母住在佩斯(澳洲西南部的城市)郊区租来的房子里。有一次,他对在发电站当工人的父亲说:“我想出去闯闯。”于是,父亲借给他一百美元,和一张去往澳洲大陆另一端的凯恩斯的机票,“我送你过去,你自己想办法回来。”

之后的几年,沃辛顿到处流荡,打各种短工谋生,最终稳定下来,做了一名砌砖工人。有一天,女朋友说想去国立戏剧艺术学院(澳洲最享有声誉的戏剧学校)面试。沃辛顿便陪她一起去,顺便在报名表上加了自己的名字。结果,他被录取了,女朋友却没有。

后来的十年里,沃辛顿在各种国内电影和电视剧中出演角色。一开始,他并没有花什么心思。“我觉得,前一晚和兄弟们喝个痛快,第二天迷迷糊糊地照样可以出现在片场,很简单。”沃辛顿说道,“我当时的理论是,如果宿醉后演戏,反而更真诚。”

据沃辛顿回忆,他早期的大部分戏都是在宿醉的情况下拍的。有趣的是,导演还经常夸他,觉得他的表演很强烈。沃辛顿暗笑:“我哪有强烈!我只是前一晚的酒还没完全醒呢!”在他看来,演戏和砌砖没啥多大的不同:“准备好图纸和材料,然后导演说什么就做什么。”清醒还是宿醉,都没有关系。

一部《生命翻筋斗》,让沃辛顿认真了起来。这部独立电影席卷了2004 年澳大利亚电影协会包括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在内的13 项大奖,成为澳洲电影协会有史以来最大的赢家。巨大的荣誉,让沃辛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卖掉了家里的所有东西,只留了两包东西。一包衣服,一包书。
他开始在墙壁上列起单子。

马拉松式的试镜

在1月4 日上映的3D 史诗巨作《阿凡达》里,我们再一次见到了沃辛顿的身影,尽管在虚构的潘多拉星球,全身蓝色的他完全是另一副模样。但紧锁的眉宇间,依稀能看到《终结者2018》里那个末日战士的影子。
2007 年,沃辛顿在澳洲参加了一次“盲目的试镜”。他出现在屋子里,对着镜头念了几句台词,便离开了。他根本不知道是在为詹姆斯·卡梅隆——《终结者1、2》、《异型》与《泰坦尼克号》缔造者的新片试镜。事实上,他试完便忘了这码事。

但卡梅隆给他打了电话。他邀请沃辛顿飞来洛杉矶。几天后,他来到好莱坞,为卡梅隆继《泰坦尼克号》之后的第一部故事片《阿凡达》正式试镜。事实上,让卡梅隆确信自己适合这个角色并非难事。卡梅隆很相信沃辛顿,正如他当年相信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一样。

在试镜时,沃辛顿并没有像其他演员那样为了这个重要角色而紧张不已。他甚至反问了几个问题:“你们有些什么东西?这份工作是不是能让我学习到点东西?我才不管是否得到这个角色呢。”沃辛顿的生硬和直率,并没有影响卡梅隆的选择。倒是制片方施加了很大压力。他们对于一部投资近2 亿美元的电影起用一位无名之卒当主演这件事可并不开心。他们把试镜拉长至六个月,不断地拿沃辛顿和一个又一个大牌作比较。有人问沃辛顿:“你知道有谁在和你争这个角色吗?”沃辛顿回答说:“我才不管有谁谁谁呢。我只管做自己的事。我会让他们担心我,而不是我担心他们。”

最终,制片方妥协了。他们给了卡梅隆他要的男主角,同时,也给了沃辛顿一张好莱坞的通行证。他不再是默默无闻的澳洲男演员了。因为卡梅隆的《阿凡达》,沃辛顿的好莱坞道路在其踏出第一步前便已铺好,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证明自己值得这一切。

戏约纷至沓来:《终结者2018》(卡梅隆向导演McG 推荐了沃辛顿);与海伦·米伦合作的《罪孽》,讲述了以色列特种部队缉捕纳粹战犯的惊悚故事;在云集了连姆·尼森和拉尔夫·费因斯的《诸神之战》中,他饰演珀尔修斯;在爱情片《昨夜》中,他更是与凯拉·奈特莉和伊娃·门德斯谈起了三角恋。五部电影,五个主要角色,在几个月内陆续出炉。

浑身带刺的斗士

正如拉塞尔·克劳尔、休·杰克曼等澳洲前辈一样,沃辛顿也是个实打实的汉子。声音低沉,一股浓厚的澳洲口音。他的眼睛很窄,总像是在阳光下眯起眼的样子。他有着和希斯·莱杰一样的方下巴,却透露着完全不同的气质——暴躁、凶悍。即便是放松的表情,他宽广的额头也凝聚着一股张力。这是一张天生的演员脸。

沃辛顿总是给人很凶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外貌。他曾对澳洲的记者说:“你们他妈的别乱说!你们可以批评我的作品,但别污蔑我!如果污蔑我,我会杀了你!”

到了好莱坞后,沃辛顿的体重增加了好几磅,肩膀也宽阔了不少。好莱坞特别喜欢把澳洲男星塑造成猛男:拉塞尔·克劳变成了角斗士,休·杰克曼化身为金刚狼,艾瑞克·巴纳成了绿巨人。而沃辛顿的好莱坞之路也以斗士形象起步。和前辈相比,他更为本色。

在片场,沃辛顿也像个浑身带刺的斗士。他拍戏很较真,从不怕和导演叫板。2006 年在拍摄现代版《麦克白》时,他对导演杰弗瑞·怀特说,“麦克白在杀了邓肯后便不再疑虑。疑虑的是哈姆莱特!麦克白实际上就是个反社会的白痴,他想做啥就做啥,没有任何限制。”沃辛顿也是这么演的。

在拍摄《诸神之战》时也是如此。沃辛顿总是一手持橡皮剑,一手捏着剧本,气势汹汹地和导演路易斯·莱特里尔争辩着。因为他觉得古老、过时的神话并不全适用于今天。他宁愿和导演翻脸,也不愿拍一场他有异议的戏。“我昨天刚和导演吵了一架,”沃辛顿曾说,“但冲突并非坏事,它能碰撞出火花。虽然这么说有些怪,但我挺喜欢和导演吵架。”

凯拉·奈特莉曾忍不住对他说:“只管演你的戏吧!别再叫叫嚷嚷了,你这个傻瓜!”在澳洲拍电视剧时,制片方嫌他问题太多,干脆取消了整部电视剧。

但沃辛顿从不在意这些,他只想拍好电影。所以,他很能理解克里斯蒂安·贝尔在《终结者2018》片场发飙狂骂摄影师的举动。在他看来,贝尔正酝酿了感情入戏,而那个摄影师却突然跑出来搞砸了一切。如同贝尔一样,沃辛顿对这种不尊重演员的举动也不会有丝毫耐心。

如今,沃辛顿已然是好莱坞最当红的澳洲男星。看看他的前辈:梅尔·吉布森虽然已淡出银幕好久,但他的导演才能(《勇敢的心》)已毋庸置疑;拉塞尔·克劳拿过奥斯卡影帝,已然成了个老戏骨;休·杰克曼在去年又唱又跳的主持,拯救了奥斯卡颁奖礼的收视率。沃辛顿也需要在未来几年内证明一点:他不只是个猛男。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tongxi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