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 旅游 >> 正文

在泛黄的尼泊尔看生活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香格里拉  2010-3-15 14:54:00    点击数:

我们这次的行程没有像以往一样飞跃世界最高山峰,而是在昆明转机后,搭乘东航的飞机来到了尼泊尔。这是一片有着众神的国度,这里充满灵性,每个来此地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亲切感。喜玛拉雅山脉占尼泊尔领土面积的1/4,海拔高度超过8千米的高峰,尼泊尔境内就有8座。喜马拉雅山脉像一面坚实的屏风一样,挡住的不仅是亚洲大陆的寒冷,也让印度洋的湿润西南季风化成雨水,滋润大地、孕育生命。我们在最好的季节,随着一声箱子的巨响,开始了尼泊尔之旅。

箱子的巨响来自于我们乘坐的一辆小巴。11月底夜晚的加德满都并不冷,套件外套足矣。在机场接我们的小巴上跳下来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爬到了车顶,另外一个把硕大的箱子一个个传给车顶小伙子。一路上我们都议论着车顶上的箱子,心想千万别掉一个。“啪嗒”一声巨响,完了!谁的箱子真掉了……随后的几天里,我们再也没有坐过这辆小巴。

位于尼泊尔中部的加德满都海拔高度只有1300米,和周围连绵起伏的山脉相比,像一块在烟雾笼罩下的玉石,这里的人们喜欢烧一切能烧的东西,无论垃圾还是死尸。

加德满都,庙多,神多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和许多历史名都一样,分为新旧两部分。加德满都新城的建筑物混合传统尼泊尔式和西方风格,而旧城部分除了一条主要商业干道外,其余仍保持着昔日尼泊尔的风貌。

这里处处是寺庙。有人形容这座城市是“屋有多少,庙有多少;人有多少,神有多少”。几乎任意一条街道或者胡同都可见寺庙和神龛。在皇宫广场进口处有一座不起眼的木质结构寺庙,外表小而普通,走进里面才知道供奉的是极具传奇色彩的库玛丽(Kumali)—受到印度教徒和佛教徒共同尊重的活女神。完全没想到的是,导游告诉我们,即将见到活女神的真容。只见导游和斜靠在入口正对面二楼窗口的老男人说了几句话,并厉声指示我们不许照相后,最新选出的四岁的库玛丽,一身大红地闪现在黑洞洞的窗口,小脸毫无表情,黑黑的眼圈,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成熟和无情。我猜想,隐藏在窗棂后的双眸或许充满了好奇,**宫殿里的小心灵或许也幻想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同情心又开始作祟,临走给了那看护活女神的老男人100卢比小费。

加都最高的地方是斯瓦扬布纳佛塔,塔基纯白、塔身金黄,高耸的宝顶,在阳光的照耀下让人看得睁不开眼。佛塔上的大眼睛充满了慈善和友爱,佛眼中间像“问号”一样的鼻子,是尼泊尔数字“1”,象征着和谐一体。其实,宽容以及和平共存,一直都是这个社会文化融合的基础。今天的尼泊尔,有90%多的人信奉印度教,佛教徒只占7%。但是受远古文化流传下来的影响,人们往往崇拜两种宗教的神,同时参加两种宗教仪式,这种现象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更不会出现电影《平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因为宗教信仰而产生的冲突。

加德满都老城区的古老建筑群已经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老建筑里有着讲不完的传说和故事,每到一处就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八卦。在皇宫广场、巴德岗古城,可以看到一些寺庙的房檐下有很多精美的人物木雕,这些木雕图案都和男女双修有关。以前曾听人说过,这些雕刻其实是一本书,是要告诉大家如何生活,即使是不识字的人看到后,也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而这次同行的导游则说是为了让人们增强自己战胜邪恶的信念,绝不可模仿!对于这两种解释我都听得云里雾里。

这里的神灵既可以崇高伟大,也可以平凡渺小,分布在城市里的几千座寺庙是尼泊尔人民生活的一部分,向神灵朝拜已经成为生活中的平常事情。神灵不在意世俗中的种种喧嚣,也不避讳人们在自己的身边摆摊位。人们热爱自己的宗教,也热爱物质和财富,各种气氛在这里既排斥又融合。只要当年轻人开着大摩托车、成群结队地从狭窄的街道上呼啸而过时,你又能感觉到这个城市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在变化着。

神庙旁的葬礼

在神的国度,处处都是奇事。距加德满都五公里处的“帕斯帕提那神庙(Pashupatinath)”。该庙始建于公元5世纪,专门供奉破坏之神湿婆(Shiva),它作为世界上最神圣的印度教圣地之一。1500年来,前来帕斯帕提纳神庙朝拜的信徒络绎不绝。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对它感兴趣的原因,大多是因为这里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印度教徒的火葬场面。快到的时候导游戏言:大家有口罩的最好戴着点!

帕斯帕提那神庙的门票最贵,300卢比(人民币不到30元)。我们在门口下车沿浑浊的巴格玛蒂河逆流上行,平地上还有踢球的孩子们,你绝不会想到旁边的河水里浸满了人的骨灰……帕斯帕提那寺的入口,是一整排商店和摊拉,这里所出售的物品,多半是印度教徒用的鲜花和各种颜色象征祈福的蒂卡粉。这里是印度教徒举行火葬的地方,他们相信死后燃烧躯体、并将骨灰洒放河中,灵魂就可以脱离躯体而得到解脱。帕斯帕提那寺有六座石造平台,位于上游的两座是皇室或贵族专用的,位于下游的四座平台是平民百姓的火葬场。火葬仪式并不复杂,遗体用黄色或白色的绸布盖好,死者的长子身穿白衣,在河边将头剃光,光脚走进河里净身,家人们和遗体告别。接着把遗体放在紧靠河边的平台上由四根原木搭的架子上焚烧,三四个小时后灰烬被推到河里,随着河流飘走。仪式不禁止游客拍照。我从桥上走到对岸,最后来到了一个正在火葬的台阶上方。此时非常肃穆安静,死者家属也绝没有悲痛欲绝的号泣,我们在一旁也深深地为死者哀悼,不再喧闹和跑动,对死者及其家属保持尊重。我们没有等火葬结束就离开了那不可思议的帕斯帕提那寺,而河水将带着骨灰流进印度的恒河。

加德满都以至于尼泊尔整个国家的人都不太忙,虽然只有2000多万人口,但是马路上都是人,好像大多数人都不用上班,男人们在广场上聊天,一聊就是一下午。尼泊尔小孩的校服很漂亮,看上去很精神。人流涌动的加德满都犹如一幅“清明上河图”。由于开始几天的行程并不紧张,每天走一段,歇一段。我坐在加都大大小的广场上,看着形形色色的过往路人,从帅哥绅士到靓女阿婆、从清纯学童到结婚车队,时不时抓拍几张人物肖像,乐趣十足。尼泊尔果然是摄影爱好者的极佳创作地,当地人脸部轮廓都清晰自然,男女老幼都是模特,只要镜头一对准,个个都是纯真笑脸。

最着迷的是巴德岗

时间的洗礼,给古镇巴德岗带上怀旧的色调,这怀旧的小镇是本次尼泊尔之行中我最着迷的地方。我在巴德岗整整转了两个下午,本来第二天有别的行程,但是我们强烈要求再来一次。置身于城外门口处的小广场,脚下如此光洁的路面,竟是土黄色的石头铺成的。远处同样泛黄的建筑精致地刻画出神像的种种神态。

买票走进去,门口的杜巴广场是巴德岗最精华极致的所在,估计这个城最有价值的,就是周围的这几幢建筑。高高的台阶两侧,矗立的神祉、大象、还有认不出来的走兽。这里并没有出现其他地方那种虔诚膜拜的人,三三两两的都是我们这样的游客悠闲着晒着太阳,喝着咖啡。倒是晚上,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看见各种建筑里坐满了当地人,昏黄的灯下,就随便地席地围坐着男女老者。凑近了瞧,没人读经文,没人做祈祷,倒像是饭后消磨时光唠家常。

巴德岗的房子都不高,没有超过四层的,大多数都是以开店为生。一家人前面卖货,后面就是一家人过着平常的日子。我和大家走散后,在小城里四处闲逛着,经常在巴德港纵深的街巷里,忽然就撞见提了水罐的妇女,一身民族服饰下,拖着水晶塑料拖鞋;清晨起早的年轻妈妈,一边照顾着宝宝洗澡,一边还能分出手来刷牙;夕阳西下,放学的孩子穿着整齐的校服,衣服虽然不够干净,但孩子们笑容灿烂,他们和游客相遇,眼睛亮亮地凑到镜头前来,深色的皮肤洁白的牙齿,清澈的微笑,摸着他们的脑袋,仿佛闻到尼泊尔奶茶的香气。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tongxi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