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玩物 >> 豪宅会所 >> 正文

中国顶级会所的旧牛与新贵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商界时尚  2010-3-15 15:18:52    点击数:

放在十年前,会所还是个很神秘的“高档词”,海归生意人时常挂在嘴边,透着与本土企业家质的区别。如今,一个金碧辉煌的澡堂子也能叫会所了。

江南会一瞥

什么才是真正的顶级会所

每次写会所,只要纠缠到历史,毫无创意的撰稿人就开始扒百度上那点事儿。一上来起源都是17世纪的英国,因为绅士们不屑于随便下馆子、去银行,所以上流社会就有了这种俱乐部,供绅士们在自己的俱乐部里结交朋友、用餐,就连写信、写短笺他们也都尽量用所在俱乐部的纸张,只有这样才够得体,够有范儿。

其实,我们现代的俱乐部也并不是纯粹的舶来品。中国人向来是聚族而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因此,中国古代早就出现了会所的雏形,称作会馆、公所。

会馆盛行于明清和民国时期,是一种地缘或业缘性的传统社会组织。简单地说,就是同乡人或同业人在京城或都市里创建的“聚会寄居场所”,有点像如今各地驻京办附近的民间会所。旧时的学子、商人、进城闯荡的漂泊者或打工的民工,都可凭同乡或同业的关系免费或少费寄居在这里。陈独秀、毛泽东、阿英、蒋光慈、王莹、沈从文、丁玲等一大批人在出名之前,都曾得济于会馆之助。尽管这与我们今天所讨论的私人会所差异很大,但俱乐部“人以类聚”的传统却是一脉相承。

再说得远一点,中国的达官显贵们自古就有建私人会所的传统。为彰显自己的财力,或突出个人品位,圈地建宅,极尽奢华之能事,却不为自己久居,而做呼朋引伴之用。友人们聚在一起,再拉拢几个文人墨客、青楼佳人,时而饮酒作乐,时而议天下之事,一切本是常态,如此才能符合身份。

待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俱乐部作为舶来品披上了欧美文化的光鲜外衣,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中国大行其道。长安俱乐部等著名的“京城四大”私人会所,长得一副聚宝盆模样,雍容富态,是否有5000万元的公司资产成为进入俱乐部最基本参考标准。现如今,拥有5000万元对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来说实在不算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而真正有5000万元的品位人士,却开始对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顶级会所挑三拣四。去四大俱乐部请客吃饭,对某些人来说不再是一件格外荣耀的事情,而是透着俗气和难与时代接轨的“暴发户”气质。

与长安俱乐部同在长安街,偏安CBD的兰Club则是近年来北京新会所的代表。弥漫着菲利普?6?1斯达克固有的颓废奢华,兰Club不再强调会员制的重要,而是用价格和设计直接将目标客户以外的人群拦在客厅之外,并招致大批有消费能力的潮流人士追捧。两年前一个沪上艺术家朋友出差来京,我好心为她安排好吃的大董烤鸭,她却生生叫嚣要去感受兰Club的昂贵,足见新会所来势之凶猛。

自国内第一家高端私人俱乐部——长安俱乐部1993年进驻北京以来,京城俱乐部、美洲会、中国会等其他顶级会所都各自为政,谁都不服谁,并强调各自有各自的特点。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zhangyifan    责任编辑:zhangyifan 


合作推荐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