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天下认君 >> 正文

愚者,Alexander McQueen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本站原创  2010-4-13 11:27:01    点击数:

荀子曰:非是是非谓之愚。Alexander McQueen的这场40年人生大戏,从一开始便和通识拧着来,于不守规矩处,展现时装的奇观。可谁又料到,落幕亦突兀,潦草得几欲让人骂出声来。这不是“愚”又作何解?然而,愚者不是彻底的蠢蛋。一手执象征力量的权杖,一手持象征纯洁热情的白玫瑰,纵使脚下万丈深崖,他却昂首阔步面露悦色。这张代表了“愚者”的塔罗牌,正是Alexander McQueen这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一生的写照。

作为文化的时装

不得不说Alexander McQueen那精巧、复杂,而又壮观的时装,让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设计师的作品,看起来就像是Zara和H&M衣架上的普通衣服。有时当你面对如此盛景的时候,又会不由自主地生发出,到底我们终极的目标是消费时装本身,还是由Alexander McQueen所制造出来的时装影像?

2001年春夏季,McQueen呈现了一条由2000片红色载玻片建构起来的“血裙”,这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之一。每块载玻片均由人工钻孔、上色后,再系缚于由血红的鸵鸟毛串联起来裙子上,耗时6个星期,却仅仅只是在T台上展示了2分钟都不到。这条裙子的唯一客户是Bjork,她也仅仅在伦敦皇家歌剧院的音乐会上穿过一次而已,但效果惊人。当她随着音乐晃动自己身体的时候,那2000片载玻片,互相撞击,在剧场里产生神奇的声音效果,俨然成为了一件“打击乐器”。

如果仅仅作为一种影像奇观,McQueen可能看起来并不比John Galliano伟大。我们身处这个崇尚影像的时代,逼迫着所有的设计师都干着同样的事。然而McQueen的意义在于,他擅用戏剧、音乐、文学和电影的元素,在时装秀的现场,营造起一个巨大的场域。这使得他把充盈了虚幻与假象的时装,带入了文化的范畴。“血裙”无疑是其标志性的作品之一,它的价值在T台上,以及Bjork的舞台上,被戏剧性地差异化演绎着,已脱离了肤浅的影像所能达到的极限。它不可能只是一件影像再造技术下的画皮。

Susan Sontag曾经说过:“当一个社会的主要活动是在制造与消费意象时,这个社会就变得现代化。”而McQueen虽然身处这个现代化的社会中,却利用了媒体的技术,实则回归一种戏剧的传统。在2006年秋冬系列中,他索性把一台如金字塔一般的3维投影搬上了舞台,在秀的结尾,让影像中的Kate Moss如幽灵一般出现,又如水中的泡沫一般消失。这短短的3分钟,构成了时装史上极致浪漫的瞬间。如果延续Susan Sontag的话语,McQueen曾经做过的正是一种“超级现代化”的实践,构成了对未来社会的想象。

Enfant Terrible

他的超前意识有反作用力,恪守传统的巴黎可能并不买账。取自法国先锋作家Jean Cocteau小说《Les Enfants Terribles》的法语“enfant terrible”,为我们所常言的“问题少年”增加了一些文学的趣味,常被时尚界拿来描述那些不受规矩约束的怪小孩。Alexander McQueen肯定不是最早的enfant terrible,却一定是最有“问题”的“问题少年”:

早年在伦敦拥有300年历史的裁缝街Savile Row做学徒时,他偷偷在查尔斯王子订做的夹克里缝进一条含有脏话的小标签;他人生的伯乐Isabella Blow尽数买下籍籍无名的McQueen圣马丁毕业秀上所展示的全部系列,他却一点折扣都不打,叫俨然已经接近破产边缘的Blow乖乖每月付按揭;被招安进Givenchy当创意总监时,宾主关系还没断,他便满世界嚷嚷自己不开心,更是称创始人Hupert de Givenchy只是个拾Cristobal Balenciaga牙慧的人……“我是个绝对的无政府主义者。我不相信宗教,也不认同一群人要统治另一群人的想法……我相信时装是一种声音,但是除了川久保玲等少数设计师,这种声音几乎在时装界里不太听得到。有时我也会不那么激进,但有时你就是要往某些人的脸上扔东西!”McQueen如是说。

暴烈与任性,使得McQueen简直就是时装界最任性的小孩,一点都不懂得“做人要圆融”的道理,也彻底得罪了法国时装界的大佬们。Karl Lagerfeld便认为,法国的高级订制服传统和McQueen特立独行的时装观念并不匹配,“他更接近Damien Hirst(英国前卫艺术家),而不是Givenchy。”Lagerfeld原本也没错,McQueen所津津乐道的“时装是一种声音”,确实更接近无用的艺术。Azzedine Alaïa则明显得表现出对这个问题少年的偏爱,却也指出过他水土不服的问题:“他过于天真,所设计的衣服雄奇有余,实穿度低。我认为他做自己的时装比较好,因为Givenchy不是为他而诞生的,和他的个性不符。”在Givenchy,几乎所有的高级订制服师傅都反对他,因此其结果也是因折衷而缺乏McQueen应有的震撼。而他自己也承认,正是这段工作经验,让他认识到只有Haute Couture才能实现一个时装设计师的艺术梦想。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tongxi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