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精彩专题 >> TOP 娱乐 >> 正文

十个小正太的电影成长史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时光网  2010-4-19 14:15:46    点击数:

英国诗人约翰·贝哲曼说,在黑暗的理性萌发之前,用以丈量童年的是听觉、嗅觉和视觉。当孩子们用感觉感受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所萌发出来的是最初始的本真。环境或者性格的不同,造就了孩子们各自不同的童年,或美好,或残酷,或迷惘,或黯淡,但是无论如何,孩子的一切都是最自然的,不能用对错来置评。

男孩和女孩在成长的过程中会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在成长中会有各不相同的需求。男孩需要更多的爱抚和交谈,但往往这种需求被家庭或者环境所忽视。因此在影像中我们不断看到众多小男孩的视角,他们或许承载了电影作者童年的视角,或许承载了导演想表达的某一种成长感悟,这些男孩们用他们的视觉丈量着成长,他们成长的路上没有人生的导师,他们冷眼旁观成人的世界,看得到世界的一切,却无法彼此融入。他们的世界看起来很美,却疑虑重重。心存困惑,却仍需要自己艰难摸索。

因而如《一一》中的洋洋,《岁月神偷》中的罗进二眼里的世界,如《看上去很美》中方枪枪、《四百下》中安托万眼中的大人,如《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雷纳多、《乳房与月亮》中提提眼中的女人,这些都成了被一一探索了解的对象,同时也都被赋予了别样的感情和色彩。

《一一》

洋洋:7岁

梦想: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

奇异行为:用相机拍别人的后脑勺

精彩瞬间:洋洋拿出日记本念叨说给婆婆的话,“婆婆我好想你,尤其是我看到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就会想起你常跟我说,你老了。我很想跟他说,我觉得……我也老了。”

电影《一一》用三个小时的时间描绘了三辈人生。中风昏迷最后离世的婆婆,生活于平淡琐碎但是充满压力生活中的父母,看似无忧却有愁的孩子,构成了这个三代人的中产之家。导演杨德昌用平淡的镜头记录着生活中的点滴影像,却随时发散出一种切肤的悲凉。七岁的孩子洋洋问爸爸: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我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后面,这样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吗?因为这样,他才决定要用相机拍下别人的后脑勺,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当我们看到洋洋立下如此梦想的小得意时,也不禁会感慨,只有孩子式的纯真才会如此发问。影片最后,一个七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我也老了,这一瞬间,于每一个人来说都黯然神伤,这就是杨德昌的电影慢慢渗透出来的力量。在《一一》中,一部照相机代表了小男孩洋洋的视角,但是在这里,照相机绝不代表窥探,而是传递了孩子善良的告知。

《看上去很美》

方枪枪:4岁

梦想:获得一朵属于自己的小红花

奇异行为:散播老师是妖怪,挑衅同学,拼命调皮捣蛋希望引起大家的关注

精彩瞬间:方枪枪在认定李老师是妖怪之后,在小朋友们中传播这一信息,小朋友们互相检验是不是有尾巴的妖怪,终于一天晚上,一群光着屁股蛋儿的孩子爬着从各个方向包围了李老师,希望看看真正的妖怪是什么样子,从而用鞋带把妖怪捆绑起来,最后在李老师醒来的时候一哄而散。

每个人都经历过自己的童年,但不是每个人都记得住自己的往事。《看上去很美》帮我们回忆起了幼儿园的点点滴滴,那些为了“小红花”而奋斗的日子。在那个有着几百个孩子的幼儿园,实际上是一个有着奖惩体系的集体主义小社会,孩子们为了得到老师们的赞许和小朋友们的羡慕,都努力地表现自己,遵守各种纪律,争取那朵被认同的小红花。这朵小红花也成了刚入园不久的方枪枪的梦想。为此,他克服了各种各样的小习性,努力向这个小团体靠拢,但是总也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与小红花失之交臂。从方枪枪的视角去感觉这部影片,所有的场景变得都不太美,在无法逾越的组织和制度面前,当你想要逃脱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人早已经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而你的所谓的反抗也只能如浪花中的一滴水,起不了任何波澜,最后只能在绝望中孤单。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tongxin 


合作推荐

合作

  论坛热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