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天下认君 >> 正文

伍思凯:我还是音乐圈中流砥柱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sohu  2010-4-23 10:03:46    点击数: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人,即使对被无数圈内音乐人称赞的《寂寞公路》并不熟知,也必然会对被打上了时代烙印的《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记忆犹新。从1988年,发行第一张专辑《爱要怎么说》开始,深厚的学院化根底、儒雅的书生形象、高亢干净又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和东西方音乐结合的独特表现方式,让伍思凯在当年新人辈出的台湾乐坛,迅速占领了一席之地。虽然多年始终不曾跃居一线,但那些曾经深植于记忆中的歌曲,在不经意间响起的时候,总会在多情的人们心底泛起层层涟漪。这是伍氏情歌的魅力,也是时代赋予的色彩…  


 

伍思凯,台湾著名歌手、作曲家、音乐制作人。1988年,当时刚毕业于复兴美工的他在pub驻唱,结果被当时著名的制作人陈复明发掘,进而灌录第一张唱片。历经了台湾乐坛最鼎盛的十年,代表作品有:《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舞月光》、《情网》等

台湾的驻唱文化

“西洋乐队鄙视搞民谣的,民谣鄙视搞摇滚的,两边互不来往”

说到台湾的流行音乐史,那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词—驻唱。上世纪80年代,台湾的驻唱文化风靡一时。一派是沉溺于西洋音乐的叛逆不羁的小年轻们,诸如伍佰、赵传等;一派是努力执着地维系着台湾民歌衣钵的民谣歌手,诸如:罗大佑、蔡琴等等。当年,他们的歌声环绕于台湾大大小小的民歌餐厅、西餐厅、PUB里;时至今日,他们已经成了华语乐坛举足轻重的扛鼎人物,植根于时代的记忆中,永不褪色。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十七岁就组乐队的伍思凯。

南都娱乐:你的音乐受到西洋音乐的影响比较多,和从小玩乐队的经历分不开吧?

伍思凯:是的,最初我受西洋音乐的影响确实蛮大的,刚开始喜欢重金属摇滚,后来听得多了,爵士、说唱、Funk Music、R&B、电子舞曲……我接触音乐比较广泛。所以后来我自己的音乐里,也有很多不同形态的音乐元素,比如爵士音乐,会有R&B、电子舞曲。

南都娱乐:后来你们乐队在酒吧演唱,能挣到很多钱吗?你们靠什么生活呢?

伍思凯: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在大学校园巡回演唱,演出一场是500台币,排练的费用超过一千块。几个人拿着最便宜的酒扎,打临工,就这样持续了一年。后来有一次我在练习的时候被贝司手骂了,说我不懂音乐,节拍跟不上,又唱不准,被骂得很惨。痛定思痛后告诉自己要好好努力,经过半年时间苦练,正式加入了一个好的乐团,开始在酒吧演出。那时候,我一天大概表演一个小时,一个月不休息大概能挣到两千块,攒了8个月的钱买到了当时很贵的西洋乐器(在二十四五年前,一般一年才挣到属于自己的乐器)。就是凭着兴趣和执著,做自己最大的爱好,赚的钱虽然不多。

南都娱乐:那时候的歌手是不是都非常流行在酒吧驻唱?

伍思凯: 那时候台湾还有美军,常常去酒吧,喜欢听现场乐队的东西。苏芮、罗大佑、李宗盛都在酒吧驻唱过。那个阶段的中文歌曲有两大类,一类是民谣歌曲,另外一类是酒吧演唱的歌手。

南都娱乐:那时候搞民谣的和搞摇滚的似乎互看不顺眼。

伍思凯:对,西洋乐队鄙视搞民谣的,民谣鄙视搞摇滚乐队的。两边的人当时都互不来往的,后来聊起来,还觉得特别有意思。我觉得互看对方不顺眼有一个原因是:搞民谣的觉得自己受过高学历,觉得搞乐队的那些人留长头发不修边幅的人是自以为是;搞乐队的觉得搞民谣的很闷,一把吉他从头刷到尾,搞乐队多过瘾,四五个人想干吗就干吗。两方面其实是极端的乐风,所以各自引领不同的风潮。后来西洋音乐渐渐在台湾地区有更多的机会听到的时候,毕竟它的音乐多元化,风格比较多选择,所以后来那一代的民歌就逐渐没落了,渐渐地东方色彩偏向西洋方向。

南都娱乐:那时候的音乐环境确实比现在单纯很多吧。

伍思凯:我们当时就处在浑浑噩噩的少年阶段。那时候内地叫扒带子,必须要自己把乐谱听下来,比谁扒得细致、谁扒得像,大家都是这样扒带子长大的。当时大家都年轻气盛,该谁独奏时谁音量太大,各看各不顺眼,大打出手,隔天狼狈继续上班。因为当时极少有宣传媒介,听到的西洋音乐就觉得特别珍贵,甚至两个乐队为了抢偶像乐手的海报而大打出手。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Mr.In    责任编辑:Mr.I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