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娱乐 >> 频道要闻 >> 正文

壹基金陷入慈善体制困境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本站原创  2010-9-20 12:20:37    点击数:

李连杰和他的壹基金,始终处在舆论的聚光灯下——这一次,是他创立于2007年的壹基金的“生死问题”。9月12日,李连杰在接受央视《面对面》采访时透露,壹基金正面临严重的危机,存在中断的可能。

作为国内首次尝试的一种公益模式,2007年壹基金和中国红十字会签约。在合约期里,作为私募基金的壹基金挂靠在有公募资格的红十字会名下,可借助红十字会的名义向社会公开募捐,做公募基金会的项目。

如今,3年过去了,是继续与红十字会的合作,还是注册成为独立的公募基金会,壹基金似乎面临大考。

是创新之举,更是无奈

清华大学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用“怪胎”来形容壹基金,这样的比喻并没贬义,邓国胜说,壹基金是现行体制的产物。

在邓国胜看来,壹基金目前面临的风险问题“与生俱来”。“它和中国红十字会通过合约的形式合作,这个合约一到期,肯定就存在续签的问题,所以这个风险一开始就存在。”

“当时,壹基金选择合约的方式既是一种创新,更是一种无奈。说它是一种创新,主要是说以前很少有这样的模式。私立的基金从事公募的活动,目前的法律是不许可的,但壹基金挂靠在红十字会下面,它就可以通过红十字会壹基金计划向公众募款。”邓国胜表示,“但这也是一种无奈。这种方式存在一定的风险,能不能续签取决于双方的合作关系。”

这一矛盾,也体现在壹基金的现实操作中。

邓国胜注意到,壹基金的操作也有一些与现行规定不符之处。如在宣传时很少完整提到“中国红十字总会壹基金计划”,而只是突出“壹基金”。

“显然,它在有意识地强调自己的品牌,这个可以理解,壹基金本质上就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但在现实的法律框架下没办法。”邓国胜说,他理解这种矛盾,壹基金最主要的理念是“一个人一个月捐一块钱”,如果不能公开募捐,它还不如挂在红十字会底下,还可以打点“擦边球”。

维持现状或为最好出路

在央视节目中,李连杰将壹基金形容为没有身份证的孩子。他说:“这3年这孩子起码还健健康康的,没出什么事,但他没身份证。已经越来越受到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透明化者的质疑。”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王振耀告诉早报记者,壹基金一个比较好的出路应该是申请成为独立的公募基金会。

而据邓国胜的研究,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壹基金注册为公募基金会的可能很小,“目前公募基金都是官办的,注册非公募基金会和李连杰的理念又不合,维持现状可能是最好的出路了。”邓国胜表示,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壹基金去地方注册,也许是个变通,或许可能性还大一点。

南都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永光则要乐观些。据他所知,今年初,壹基金成为公募基金的申请已在民政部履行登记手续,“只是现在过去七八个月了,还没见下文。”

在徐永光看来,壹基金成为公募基金有两个障碍:第一,李连杰是个人,纯民间的公募基金会国内尚无先例;第二,李连杰是名人,但并非中国国籍。“壹基金目前在国内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徐说。

“壹基金”方面工作人员日前对早报记者透露,壹基金的公募申请在一开始就在做了,去年底正式提交资料。“一开始预期还比较好,但现在还没出现预计中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批下来。”

民间慈善组织应成主体

目前,中国基金会分公募和非公募两种——公募基金有权向公众募捐,而非公募基金无权向公众募捐。目前,中国尚没有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的先例。

在邓国胜看来,现在比较大的慈善组织都是官办的,如慈善会系统——尤其是在地方——和民政部门是合二为一的,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独立性更强一些的红会系统也有它的问题,如工作人员也享受公务员待遇。不过,中国慈善组织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有其历史原因。

在徐永光看来,全国性的公募基金目前已有太多,不管是公办、民办,“还是少批为好”。目前,中国注册的基金会有2000多家,近1000家是公募基金会,国字头的有上百家。

邓国胜发现,在阻碍民间慈善组织发展的因素中,除了登记的问题外,公募资格也是个问题,到底民间自下而上的基金会能不能拥有公募资格,从现有条例来看“很难”,这也是民间慈善组织发展的一个困境。

邓国胜认为,税收减免的政策,也是一个限制。企业、个人的捐款税前扣除比例依法分别是12%和30%,这个比例是不低的,但在执行层面存在很大的问题。捐赠给哪一类的慈善组织才可以获得税前扣除,这需要民政部、税务总局、财政部三方共同认定,“这很难”。

公募基金会应该“民间化”

在邓国胜的设想中,未来的慈善法应降低民间慈善组织登记注册的门槛,允许民间慈善组织募款,但在公募之前需得到行政许可。上月有媒体称,慈善法草案已上报国务院

对于民间慈善组织难找业务主管部门的问题,邓国胜建议,民政部门不妨既做登记主管,又做业务主管,登记主管和业务主管合二为一,这可能是比较好的出路之一,“毕竟能注册为公募基金会的慈善组织数量相对有限,会有一定的门槛。”

徐永光非常希望中国有一家纯粹民间的公募基金出现,这将正面推动中国的慈善体制发展。如果壹基金注册公募基金成功,必然会是一种全新的结构。“一个没有政府背景的民办公募基金,运行一定会遵循民间慈善机构的规则。这样的规则在中国是缺少的,对有政府背景的慈善机构会造成挑战。在竞争中,慈善机构的发展趋势和竞争方向一定不会是比谁的背景硬,一定是比透明度和效率。”

徐永光则认为,比较现实的改革路径是现有的公募基金“民间化”,按照一种民办慈善机构的方向来改革,落脚点放在“去行政化”就可以了。




    

文章录入:Yaksa    责任编辑:Yaksa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