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文化 >> 正文

Fighting for Attention2011春夏时装周潮流大选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网络  2010-10-28 16:23:03    点击数:

本次巴黎时装周的参与品牌和场次创下新高。为了在芸芸众生之中给看秀的买手和时装编辑们留下印象,各大品牌不得不用足短短15 分钟,使尽浑身解数,来陈述他们的时尚主张。在这一点上,时尚与政治无异—为了取得胜利,哗众取宠也是必须为之的。


设计师和政客可有相似之处?从方方面面看来,长达8 天的巴黎时装周已经越来越像一场声势浩大的竞选运动,在大皇宫、夏约宫、卢浮宫,设计师和总统候选人一样招兵买马、大肆宣传,只为让由编辑、买手和博主组成的选民为他们投上坚定的一票。纵然形式多样,发布会的目的却与政治演讲无异,每位设计师有15 分钟的时间陈述他们的时尚主张——抬高裙摆抑或放下裙摆,宣泄色彩抑或抑制色彩,拥抱极简抑或拒绝极简——而获胜者的发言将会被推选为下一季的潮流指标。当然,时尚和政治一样,说永远比做容易得多。


厌世摇滚派VS 入世乐天派

  “ 这会是男孩子气的一季。” 时装周第一天,Balenciaga 的NicolasGhesquiere 在后台宣布,“ 我想要展现女人们男性化的一面。”通过让包括Carolyn Murphy 和Gisele Bundchen 在内的超模穿上厚底平跟皮鞋(一身痞子味十足的黑色七分裤配红黑千鸟格外套或蟒蛇皮马甲的造型让人联想起1950 年代伦敦的“泰迪男孩”风格),Ghesquiere 勇敢地向统治米兰的女性主义宣战。但是,他还具备扭转潮流大方向的影响力吗?

  三年前,Ghesquiere 的“ 鲜花武士”系列曾让整个巴黎陷入花朵的海洋,不过,作为一名自我要求严格的设计师,现阶段的他似乎有更高难度的挑战去应对,譬如研发新型面料,或是消化Balenciaga 的资料库。就在让设计不断复杂化的过程中,Ghesquiere 面临着受困象牙塔的危险,不同材质拼接制成的高难度廓形外套由于难以复制而令高街品牌敬而远之,而每个设计师心里都该清楚,比被抄袭更可怕的是完全不被抄袭。

  所幸,Balenciaga 的摇滚女郎很快得到了响应,Balmain 和Jean PaulGaultier 同样发布了以朋克为主题的系列,后者秀上Betti Ditto 的一曲清场和一段猫步引得全场掌声雷动,至于服装,3D 印花裙和蕾丝牛仔裤留给观众的印象与其说好比一支振奋人心的新乐队,倒更像是一张坏掉的旧唱片。

  Balmain 的问题相对容易解释。短短两年,Christophe Descarnin 一成不变的皮衣和邋遢牛仔装组合已经开始让人产生厌倦,他甚至无心改良1970 年代的朋克,直接照搬性手枪乐队。“我的工作室里挂满了他们的海报。”设计师说。只是,对于当今世界最为昂贵的成衣,人们有理由要求更多。Style.com 的评论文章建议读者亲手DIY 制作一件安全别针皮衣,“这将为你省下25000 美元”。

  厌世摇滚派看似起义失败,那么,站在对立面的入世乐天派呢?Nina Ricci 秀场上的粉红色帘幕或许是个征兆,设计师Peter Copping 谢幕时穿着的粉红色开衫又是另一个征兆。但真正能够说明粉色大获全胜的一刻出现在Anna Wintour 抵达Rochas 发布会时:她的两名壮硕保镖,一个穿了粉红衬衫,还有一个默契地系了条粉红领带。

  欧洲设计师在用色上的大胆反映出一种让人惊喜的乐观精神,毕竟,还有什么颜色比粉红和荧光色(从伦敦的ChristopherKane 到巴黎的Miu Miu 都是荧光色的支持者)更为活泼开朗呢?感谢今夏在小皇宫举办的Yves Saint Laurent 作品回顾展,不少设计师都借鉴了大师著名的橘色与粉色组合,从Giles Deacon和Cacharel 到Christopher Kane 和Marc Jacobs。继Prada 在米兰采用了幽默的猴子印花后,Stella McCartney 的裙子上又出现了可爱的橘子和柠檬,和秋冬主打基本款的理性实用风格分道扬镳。

  另一位深得时装编辑喜爱的设计师Dries Van Noten,时装周期间于塞纳河畔开张的男装独门店吸引了大批时尚人士驻足,在秀与秀的间隙,你不难发现Jen Brill 或Sarah Mower 陪男伴购物的身影。对那些喜欢Van Noten 上个女装系列中的军装裤和豹纹围巾的人来说,好消息是新系列依然延续了阳刚的气质,以黑色宽领长西装配麂皮粗跟鞋的造型开场,点缀着宽松的棉质阔腿裤、搭配腰带的凹凸织物马甲、闪着银光的针织上衣和水洗发白的外套。在其签名式的印花直筒裙中,设计师使用了相同的过渡染色法,从冰蓝到粉红,从浅灰到杏黄,用他的话来说即是成功地在面料中“捕捉到了光”。但抛开这些技巧来看,该系列的“男朋友”服装难以在本季盛行的极简主义廓形中脱颖而出。
  既然本季每三个设计师中就有一位向Saint Laurent 致敬,看来形势对Stefano Pilati 极为有利。事实证明,他对YSL女人的刻画是最道地的,不仅色彩把握得准,连闷骚的性感都借由肉欲的线条和恰当的裸露拿捏到位。白色风衣腋下挖空,露出内衬的黑纱衬衫;黑色连身装以金色勾边,背部装饰着美丽的蝴蝶结;橙色衬衫有着一对丰腴的袖子和透明的后背,下配黑色及膝裙;蓝色村姑裙在腰间和下摆盛开着倾斜的荷叶边,灵感来自SaintLaurent 的西班牙系列。


高歌猛进自由派VS 平和沉稳保守派

  Dior 一片欢乐气氛,模特们留着Bettie Page 式的复古刘海,身披南太平洋风格的印花,出发前往大溪地。短袖收腰外套、彩色流苏包、羽毛大项链和编织雪纺裙在保留Dior 招牌风格的基础上融入了当地人的手工艺元素,但你不由感觉John Galliano 这次又只是玩了角色扮演的游戏,从秋冬的马场女伯爵到今季的水手女友,设计本身换汤不换药。

  设计师可能面临着我们意想不到的品牌高层压力,或许来自于杂志。在米兰,Jil Sander 是唯一一场看似不受约束的发布会。设计师Raf Simons 表示,那些定制服轮廓的艳色休闲装所要表达的主要讯息是“要寻求自由,做一个女人的自由,享受女性化特质的自由,拥有一种别样的性吸引力的自由。”在巴黎,Phoebe Philo 和Alber Elbaz 的新系列让你感受到类似的自由。

  拿Céline 来说,新系列区区32 套新装故意吊足拥趸胃口,从一开始的白色到牛仔蓝,渐渐谨慎地在局部释放色彩。Philo 将早春系列的休闲感继续发扬光大,秋冬外套中犀利的剪裁被各种宽松的背心、T 恤和长衬衫所取代,有几件衬衣的特殊之处在于采用了原本用于生产丝巾的面料,蓝色方形包围下的橘色印花图案像是脱胎自丝巾上的花样。

  每每谈到女性需求,Elbaz 总有一肚子的道理,但他从不会教他的顾客如何穿衣——他一向反对这么做。这是两极分化的一季,一边是色彩的万花筒,另一边是清教徒式的全身白。Elbaz 提供尽可能多的选择,并尽可能让每种尝试都做到精准。与往常一样,接缝几乎在视觉中消失了,裙子的轮廓贴身而又极具动感,不论是搭配塑身衣的灰色丝绸长裙还是海军蓝的棉质斜肩裙,都兼具美观和实用性。在没有装饰(除了皮腰带)的情况下,Elbaz 也抛弃了近两年使用得过于频繁的大体积,令全新Lanvin双色裙显得与前两季有所不同。

  尽管上午10 点半的大皇宫坐满了人,现场还包括一支多达80人的管弦乐队,Chanel 浪漫粉色调的新系列在记忆中宁静得仿佛清晨的花园。KarlLagerfeld 似乎在说,让年轻设计师去影响潮流,或是定义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女性吧,Chanel宁愿选择以不变应万变。可喜的是,经典元素的回归并不意味着保守,下放的裙摆非但让比例显得老气,反而让荷叶边无袖裙有种少女的纯真。许多面料使用了障眼法,远看像是经典斜纹软呢的外套实际上由粉色丝带编织而成,圆形轮廓的灰色及膝裙细看之下装点着数不尽的银色丝线。无处不在的羽毛让温柔的套装和裙子更显轻盈,时而出现在黑色绉绸外套的袖子上,时而化身为肉色羽毛裙,穿着它的模特走着走着几乎要飘起来。

  和Chanel 一样,Chloé 的迷人之处在于她并不刻意追逐时髦,相反,在弃用了前两季常用的牛仔装和斗篷之后,Hannah MacGibbon 平易近人的肉色芭蕾舞裙和低跟鞋故意与所谓的时髦保持了一定距离。和Lagerfeld 一样,SarahBurton 执掌Alexander McQueen 的首个系列让工艺说话:树叶状的黑色皮革,鸢尾花形高跟鞋,如同海藻的乌干纱,晚礼服上成百上千的蝴蝶翅膀和雏鸡羽毛。作为McQueen 生前的左右手,Burton 拥有媲美McQueen 的灵巧双手,接下去,她需要证明她是否也拥有后者的头脑。

  在Hussein Chalayan 看来,设计上的成熟指的是“知道你要的是什么,并且有能力把它做到最好。”用这句话来形容Yohji Yamamoto 的不对称垂坠连衣裙正好合适。Chalayan 本人明年将举办三场个展,因而他选择在本季润色早期的一些设计并不奇怪。命名为“漂浮的身体”的几件作品——曲线轮廓的西装背心和圆形切割的短裤,果真有悬浮在身体之上的感觉。

  在早前的一段访问中,Rick Owens也表达了心态上的平和与成熟:走过了夜夜笙歌的岁月,他坦承如今已经习惯早睡。年龄带给他的变化多少反映在了开场的几条石灰白和黑色棉质长裙(搭配圆角下摆的衬衫或皮革背心)中,尽管模特的妆容还是头插“天线”的外星异族,但她已经卸下了全副武装,服装的表面也变得柔和起来。

  Maison Martin Margiela 秀上的“纸牌装”乍看之下无非是荒诞的哗众取宠之作,但可贵的是年轻设计团队在创始人离任后依然保持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并有勇气偶尔玩个恶作剧。其实,换个角度想,Margiela 的方形风衣和二维衬衫或许不无道理。考虑到时尚界的现状—同步上传的秀场照片,在线直播的发布会视频,人们已经习惯在Style.com 的网页上欣赏平面时装,衣服的背部设计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


卖力演出的观众VS 哗众取宠的品牌

  时装周中段的某个下午,平日里宁静优雅的旺多姆广场一度几乎是从电影《黄昏之恋》中Gary Cooper 迷倒Audrey Hepburn 的那间丽兹酒店套房里望出去的景象,喧闹得像个停车场。

  一群女人正脚踩五英寸高跟鞋,大步流星地赶去Giambattista Valli的发布会,几小时前在Giles Deacon 的EmanuelUngaro 处女秀中担任模特的编辑兼街拍偶像Anna Dello Russo 还留着秀上的季莫申科式盘头发辫,她的出现让守候在秀场入口处的各路摄影师顿时陷入疯狂。时装秀尚未开始,场外真人秀已先一步进行:前有一袭过时巨肩裙的Leigh Lezark,后有穿Worth 定制服Dello Russo,不远处还有不知名男孩光天化日之下着胸衣现身——时尚快要把人逼疯了。

  在一些系列里,不难发现,设计师正刻意迎合着观众席上疯狂的表演。Givenchy 的豹纹背心和黑色薄纱罩裙无疑会在Jak&Jil 的博客上争取到惊人的点击量,Riccardo Tisci 流于表面的设计满足了一批人对时髦的渴望,但却无法令包括《纽约时报》的Cathy Horyn 在内的评论家满意,Horyn 就在文中批评Tisci 本季不够用心。以法式衬衫双袖头为出发点,Victor&Rolf 再度是戏剧化时装的舞台。尽管粉红和粉蓝色的洋娃娃上装(袖子上装饰有多达3 至4 个袖口)容易让人产生孕妇装的可怕联想,但不对称剪裁的衬衫裙还是能助你在镜头前一争高下。

  为什么《美国偶像》的开场曲会回荡在Miu Miu 发布会的上空?在一个诙谐轻松的Prada 系列后,Miuccia Prada重拾知识分子的派头,将矛头直指真人秀,用幼稚的五角星、花朵和爱心图案暗讽争名逐利的人心。系着细腰带的长袖连衣裙形式刻板,配上Art Nouveau风格的星星和漆质暗红色后更显古怪,连同箱式剪裁的皮衣一起行走在俗气的边缘——莫非这就是Prada 眼中世俗的品位?

  若说好品位,Jean Paul Gaultier 的Hermès 告别作中的骑装造型绝对是完美的代名词,但在巴黎时装周的尾声,刻意为之的坏品味明显占据上风。LouisVuitton,Susan Sontag 在《“坎普(Camp)”笔记》一文中提到的浮夸做作的风格被Marc Jacobs 用中国风的形式表现了出来。开着高衩的旗袍、拖着流苏的手袋、Monogram 花纹的蕾丝扇子和霓虹色流苏裙再现了新时代的苏丝黄的世界,宛如一个红色和紫色的梦,里面装着一个外国人对东方美学的猜想。当然你大可说熊猫装是对中国顾客的谄媚,但对Marc Jacobs 来说,上一季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的,因为下一季的Vuitton女郎永远会是另一个样子。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tongxi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