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天下认君 >> 正文

从红灯区走出来的时装设计师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本站原创  2010-10-28 16:54:36    点击数:

提起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你对它的记忆是停留在水手式的生活“fucked and drunk”?还是荷兰政府声称取缔红灯区?不管是谣言还是现实,都已经过时了。以艺术家工作室等形式展开的新创意产业“Red Light Fashion”早已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不,荷兰人Jan Taminiau便在这个计划里,从一名学生,一步步成为巴黎时装秀舞台上的国际高端时装设计师。而他,也从不避讳说“我从红灯区来”。

人物名片

荷兰设计师Jan Taminiau


Jan Taminiau

2001年毕业于荷兰Arnhem设计学院,在校时就获得最具天才设计师(Roos Gesink Award)奖,成为高端时装设计新锐。

2003年建立自己的品牌,在阿姆斯特丹、巴黎、罗马等地举办多次时装秀。

2009年参与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Red Light Fashion”计划,在红灯区开设工作室和展室。

与妓女为邻

Jan Taminiau和他设计作品

在阿姆斯特丹国际时装周遇到前来看秀的Jan Taminiau时,他已然被媒体和时装设计新秀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个看起来头部略大、身子偏瘦弱的大男孩,似乎仍无法适应状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地有着莫名的羞涩。然而人们说,“前几年他刚小有名气时,遇到媒体采访几乎无法说出什么整句的话来,那才真叫脸皮薄呢。”可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位在国际上声名显赫,每年固定在巴黎做服装新品发布的高级成衣设计师了。更何况,他的工作室和展览橱窗都在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其实最初接到HTNK打来的电话,问我有一个房子在红灯区,不需要房租,你愿不愿来时,我根本不熟悉。但我想总该试试看,说不定会有好的灵感。”Jan Taminiau所说的,正是荷兰政府为了整治红灯区的混乱而借由时装组织HTNK推行的“Turning Talent Into Business”活动,为了协助年轻时装设计师创业,租用红灯区的部分窗户(原本展的都是妓女)作为名副其实的展览橱窗。“实际上试下来真觉得很好,这里是老城区,有中国城,有河甚至还有天鹅在游泳。”

自然环境优良,社会环境也更具挑战性,一边是被中国人戏称会说“有发票”的妓女们身着三点式在霓虹灯下搔首弄姿,一边是这些国际上崭露头角的设计师拼命琢磨人们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将作品放在橱窗中展示,真的让我开始换位思考,也许那些模特什么都不应该穿,裸露才是红灯区的时尚。”

但作为一名高级成衣设计师,Jan Taminiau当然不能真的将一份“皇帝的新装”交上当作业,可也没有人想到过,这位以概念服装闻名的设计师竟比比邻的妓女工作起来更辛苦。

“我们是全日制的工作,连续3个月不会停下来休息,每一针每一线都是自己手工缝制,可以说为一件衣服缝制100个小时那是常有的事。”他停下来用手比画着对我说,“这么一块的绣花就要绣8个小时,但没什么比制作一件美丽的衣服更有趣,我热爱这份工作,热爱我的工作组,大家在一起乐趣很多。虽然常被拿来做笑料的一个事实是,许多设计师还不如红灯区的妓女挣得多。”

男孩也要织毛衣

虽然现在很少在荷兰作秀,但每年的阿姆斯特丹时装周,Jan Taminiau还是会来看看,“就像回家看看一样,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做独立的秀的地方。”在此之前,Jan Taminiau还只是个Arnhem设计学院的学生。

“最初我在Breda学习,当时班里加上我一共才5个学生,后来转到Arnhem学习,同班的有27个人!再加上学校里有许多画家,与我们学设计的一起上课,每天我们都会交流思想,不仅仅是时装,更有对艺术的感觉,我们试着为美下定义,自己去理解美的价值。”学校给了Jan Taminiau足够自由的空间,“老师总是鼓励我们诠释并发展自己的想法,展示自己的个性。”

伴随着这种独立精神的教育方式,Jan Taminiau将自己对传统手工技艺的兴趣投入在时装的创作上,其在校时设计的一件裙子被海牙博物馆人员注意到。“那件裙子可以变成连衣裙,也可以做短裙。我运用了相当多的荷兰传统制作工艺,那些绣花让那些官员十分惊讶。”难怪海牙博物馆高级女装部主动打电话给Jan Taminiau说,“我们需要保存一些荷兰的时装资料,看到你的作品时我们觉得太美了,你将来一定会成名,所以趁现在我们赶紧来收藏你的作品。”

提及Jan Taminiau对传统手工工艺的迷恋,不得不说起他的父母。Jan Taminiau的母亲是一位室内设计师,而父亲则是古董收藏家,“我很小就接触到古老的工艺和材料,尤其是奶奶那些来自中国的古玩,那么精致那么细腻,美得令人晕眩。我想象着它们从一个人手中传递给另一个,那些物品到底起源于哪里?又是如何精工细作而成?”在Jan Taminiau眼里,这些神秘的手工技艺带给他无限的期待,而“如果你想创造未来,就必须理解历史,过去是需要珍惜的。”

为了“珍惜传统手工艺”,Jan Taminiau的妈妈更是身体力行,在孩子读书时为学校提议,“男孩子也需要学习织毛衣。”而学校竟然采纳了!“现代社会工业发展太快了,很多传统工艺消失,我最高兴的是在中国寻找到了一些。现在做衣服的许多丝质材料都是在中国找到的,那是专门为日本皇家所做,或者为京剧的衣服准备,当然,我也在京剧的化妆里面得到很多灵感。”Jan Taminiau还特意指出,“荷兰的代尔夫特蓝瓷就是来自中国,当我看到景德镇的瓷器时,我就爱上了那些颜色。”

石头般冷酷,处女般纯洁

对于了解Jan Taminiau的人来讲,他对古老技艺的迷恋,与对后现代线条的追逐不相上下。刚刚在巴黎结束的名为Reflection的时装秀上,那些深浅度不同的裸色系服装,让整个舞台充满了太空的后现代的味道。“这次展览的核心设计理念是模仿镜像和折射倒影,就像你站在镜子前看镜子里的自己时,才意识到那一刻自己是在逃避现实世界。”

当镁光灯打在那精致的服装上,绉布、雪纺绸、金属亮片、手工编织布料、施华洛世奇水晶和金属编织物,随着衣服摆动而折射出不同角度的耀眼光芒,一种难以名状的神秘感由此而生,而这些,其实还是来自古老的手工技艺。

“很多人来到我的工作室时都无法相信,他们会说‘难道这都是真的?你们真的是在这里绣花、熨烫衣服、把每一个小亮片缝制到衣服上去?’这次的展览也一样,每一个珠子,都出自于我们的手里,我们甚至自己编织布料。而我希望的,是它们像处女般纯洁,又带着石头一样的冷酷。”

虽然那些施华洛世奇确实带给人些许冷酷质感,但在修长的V形亮片的处理下,Jan Taminiau为突出女性之美的目的不言而喻。正如法国媒体评价:“Jan Taminiau所追求的美是迷人而极具诱惑力的,穿他的衣服的女人一定是自信的并闪耀着内在光辉的人。”

而在2011年1月于商店出售高级成衣之前,穿Jan Taminiau设计的裙子的女性,年龄从25岁跨越到80岁,“我觉得穿衣者比时装本身更加重要,这些经过上百个小时的努力手工制作的裙子都是量身定做独一无二的,我必须保证每一个部位都是合身的,完全能够实现其功能,如优雅地下车等。至于为什么那么多人找我设计,我想她们看到的也许是我的激情和爱,因为我做这些事没有任何动机,我只是高兴让喜欢我设计的衣服的人包围,你知道,那感觉太美妙了。”

Q&A

TO:当你听到以下名词时,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红灯区、设计。

如果说红灯区,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工作室,可以创造出很多美的东西,是家的感觉。在这里我可以整个人都投入到自己的小宇宙,做自己的服装,不像巴黎、纽约或者米兰,我能避开所有的干扰。而设计意味着激情、爱情、快乐,我希望把对历史和过去的累积带到未来。

TO:你做一件裙子需要上百个小时,那做完后交给别人,会不会舍不得?

就像自己的孩子,有一天会上学长大离开家,结婚生子,从做裙子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分开,这条裙子会被人穿,但它会很美,完全能够实施它的功能,不会出现问题,不会开线或者某个地方临时掉落。

TO:花这么久时间做一条裙子是什么感觉?

这就是爱的感觉,通过裙子传递给客户。而裙子就像孩子一样,有一天也会回来,因为我会跟客户说,如果这条裙子有任何问题,你就交给我,我来维修,这样跟客户也是一种交流。

TO:你最难忘的时装秀是哪次?

每一次都很难忘。第一次在阿姆斯特丹作秀,没有评奖的环节也相当紧张。在阿姆斯特丹之外的第一次时装秀是在罗马,那里有很多高级成衣女装,但是反响还比较好。后来去巴黎每次作秀都有不同的感觉,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展厅,那种空了的感觉让人难忘。

TO:通常你的灵感从哪儿来?

来自于日常生活,没有特别的,就是当一切都到位的时候,慢慢地会产生一种平静的感觉,所有环节都连通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而且我不会遵循任何规则。

TO:你对中国印象如何?

我很喜欢中国,现在很多手工丝织品,也只有中国有了。而且我的兄弟娶了中国女人,住在上海,所以我会去找他玩。我每次去中国都会和他一起去寻找传统手工艺。

TO:你喜欢穿什么牌子的衣服?

现在穿的大概是Martin Margiela吧,我很少注意自己穿戴的品牌。

TO:平日包里会放什么?

习惯不带包,也没有钱包。

TO:你的墨镜是什么牌子的?

Marc Jacobs。




    

文章录入:Mr.In    责任编辑:Mr.I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