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理财 >> 财经人物 >> 正文

影后范冰冰:这个女人很有劲儿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网络  2010-12-14 16:13:41    点击数:

10月30日,东京电影节闭幕,范冰冰凭借《观音山》中的“南风”一角摘得影后桂冠。这一事件本身可以抬高到的层面是:首位中国80后女演员在国际A类电影节上折桂—无怪乎,影后本人都说自己是被这个消息“砸醒”的。但被“砸醒”的似乎还有中国的媒体与受众,长久以来围绕范冰冰所曝光新闻的按语,不是绯闻便是闹剧,她从不缺少话题,但只关风月,鲜及艺术。

“影后”范冰冰

她会让你激动,让任何一个男人觉得摄人心魄。她的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丹凤眼、樱桃唇、瓜子脸,这些词语形容她就太俗套了。传统的中国美女,该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电影里的那些影星,胡蝶那样子,范冰冰和她们比较的话,脸部五官很立体,显得很西化,但是她的头发乌黑、茂密又有光泽,就很东方。

范冰冰在台上的时候是个女神,在台下,可能和她处得久了,人很豪爽、大大咧咧的。怎么说呢?据说,她不会亏待自己的嘴巴,平时很晚了也见她吃过东西。其实她挺胖的,但是是先胖身上,最后胖脸,那减肥又反过来,先瘦脸,最后瘦身上,所以她的脸型几乎就是那样,上镜总是很漂亮。这次演《观音山》是个少女形象,她必须要减肥,完全是饿出来的。

从传统东方美人的角度看,范冰冰的胯稍微宽了一点,所以这些年特别大的场合,她没有穿过旗袍,旗袍襟开到哪?扣子扣到哪?是有讲究的。这样的场合,她穿西式的礼服更合适。看国内红地毯,范冰冰站在那儿好像比别的女星“壮”,但在欧洲走红毯,没有胯,那些定制的礼服是“撑”不起来的,穿在身上没有曲线,就没有凹凸感,东方的女性瘦削一点,没有线条的话,穿上那些大牌的定制礼服就会“塌”在身上。这次在戛纳,很多品牌之前都联系我们,范冰冰要穿他们各自的礼服,而选中的有阿玛尼抹胸晚礼服,这件礼服有个特点,黑色的,正面看中规中矩,背部的裙后摆垫得却特别高,记得外媒有说,这衣服穿不好就是“忍者神龟”!?但是“冰冰范”穿出来就很有型。

范冰冰

但是现在除了美貌是不是该重新审视作为演员的范冰冰了呢?从她15岁尚在谢晋恒通影视学校时便接拍《导游小姐》算起,这位尚不满三十岁的女人,竟然有着14年的艺龄!更令人称奇的是,如果耙梳她的角色,你会发现她的扮相从来都是活跃着却难言活泼,青春着却从不青涩。从她出道之初,媒体便通过镜像剥夺了作为“少女形象”而存在的范冰冰,而拥有早熟情商的她在之后的种种施为,又被媒体所曝光、演绎并放大,这反过来加固了大众对她的刻板印象。于是不管在戏里还是戏外,不论她做什么,能指背后的所指一定会勾连到最隐秘也最易被窥视的欲望。

世间事,大抵只能用“存在即是合理”来解释。要不然,你便说不通为何杨采妮、周慧敏已然四十好几,但在世人眼里她们依然是“玉女”。而早在那部曾让崔永元斥为“我甚至不理解电影局为什么能让它通过还在全国放映”的电影里,人们其实已经完成了对范冰冰的终极想象:她就是“武月”,就是“小三”,就是个狐媚般的女人,妖娆而迷离,冶艳而蛊惑,精明而冷酷,轻易被男人牵手,更会利用男人的手。用弗洛伊德的理论观照,她是“厌女癖”指向的靶的;用中国的老话概而括之,她是必须被冠以“祸水”的红颜。

那部夭折的《苹果》中有个桥段其实折射了世人对范冰冰的心态:身怀六甲的刘苹果搬进老板家安胎,老板煞有介事地拿起镜子,暗地里却在窥视着洗澡中的她。而当刘苹果走出浴室后,早已妒火中烧的老板娘斜刺里杀将出来,快步趋前狠狠地撕扯了她的头发……

留下“人言可畏……”的是阮玲玉,香消玉损;留下“嫁入豪门?我就是豪门!”的是范冰冰,倔强铿锵。她可以在酒桌上拼干酒杯,转身就可以去为自己的艺术学校剪彩;她可以穿上“动批”的衣装饰演角色,也可以转身就出现在LV最顶尖的秀场。如果说媒体或世人曾刻意忽略了她在23岁就获得百花影后(比当年第一届得主祝希娟还年轻一岁)的殊荣,那么这一次东京电影节影后的加冕,让她“原罪”的美貌终于有了法理性的依凭,如果说演员的小宇宙会在时光荏苒中达至半衰期,显然范冰冰没有越演越泄,在文艺片的角色重塑里,她完成了裂变重生,用导演李玉的话讲,她的未来将无限可能。

无论戛纳的“龙袍秀”被如何解读,范冰冰已然在西方媒体拍照时,被大呼“Bingbing Fan”了。关于她,被冠之以“情商高”、“野心大”、“有手腕”的标题依旧会没完没了。BQ的专访是在范冰冰的“福特”保姆车中颠簸着完成的。明年范冰冰工作室的大制作《少年武则天》被作为话题拎出,她知道这位女皇的结局,一座无字碑任人评说,也毫不掩饰对她的仰慕。而对这位女皇曾在14岁时用铁鞭与匕首驯顺了高宗的烈马狮子骢的轶事,却选择了不予置评。在记者眼前,她撩开了车窗的一角,幽幽地说“北京的秋天那么美,银杏叶泛黄了,现在是北京最好的季节,可是我今晚又要走了,等我回来的时候,这些又都萧瑟了……”

她知道自己依旧将被作为被消费的欲望符号,却更明白无需再辛辛苦苦为别人的看法而活。北漂蜗居在复兴门公寓时,她床头摆放着的是哆啦A梦,而今她最喜欢的是“Blythe”,有着一双“Big Eye”的娃娃。睁大眼睛,梦想就像是她的第一首单曲,“刚刚开始”。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tongxin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