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玩物 >> 飞机 >> 正文

爷们 你被黑飞了吗?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网络  2011-7-15 17:15:54    点击数:

要么黑飞,要么不飞

春季北方的天空有些让人捉摸不定,低云如同翻滚的浪花一样层层地堆积在天空上,风刮得有点厉害,好像快要下雨了。杨Sir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天,“要是风还是那么乱,咱们就飞不了了。”

40多岁,精干,热爱飞行,身家不菲——杨Sir为了买下这架4座直升机砸下了快500万银子,耳机、座椅都是此款飞机的顶配。而在此之前,他已经拥有了一架价值200万元左右的双座直升机,“直升机的价格差不多是1个座100万元这样的比例吧。”当然,这还不算完,两架飞机每年保养花个几十万元也并是很多。

杨Sir的新宝贝与前不久一时传得沸沸扬扬的空降山东德州学院操场接走一位女生的飞机属于同一型号,他对于这个高调的“直升机空降学校”事件颇有些不满。“本来现在‘黑飞’就很尴尬,还这么高调,不是给其他飞友使绊子吗?!”尽管去年“低空开放”的讨论一度热烈非常,但起实际作用的规定并末出台。而按照现行的管理措施,私人驾机飞行有三个硬性条件:一是所驾飞机须获得民航局核发的“飞机适航许可证”(飞机生产商提供);二是飞行员须有合法有效的飞行执照;三是须向军民航空管理部门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批准后方可飞行。三者缺一都属于“黑飞”,而其中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是最难的。

“私人飞行必须提前1周向管理部门提出申请,即使批准通过,飞行的当天也还要打电话报备,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审批不过和临时取消的事儿就太多了,简直跟航班误点一样是家常便饭。”杨Sir颇有些无奈,“说白了吧,如果按照正常的手续办理,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审批为何如此之难?个中缘由,想来很是复杂。和游艇、跑车相比,私人飞机的圈子也许是富人圈中最小的圈子了——除了对飞翔的热爱和勇气外,相当的技术和耐得住爱机长期蹲在机库里“趴窝”的耐心也是必不可少的。杨Sir和他的朋友们也时常讨论过这个问题,而每每都是以“一声叹息”结束。或许有因为相关部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或者确实因为私人飞行的条件尚不具备(目前国内供私人飞行通用航空使用的FBO机场几乎为零),但总之归根结底就是,“要么黑飞,要么不飞”。

低调,低调,还是低调

“黑飞嘛,就是偷偷摸摸的啦?你懂的。”杨Sir嘿嘿笑了几声,发动了引擎,发动机低沉的轰鸣声响起,巨大的旋翼慢慢转动起来,他的朋友鱼贯而入,4个座位用掉了3个——“为了安全,我们尽量不满载起飞。”飞机攀升到“一树之高”,围着机库周围转了一圈,始终在低空盘旋,几分钟后,飞机降下,乘客们兴奋地钻出舱门,再换上下一拨儿上去,继续飞行。

“低调,一定要低调。”杨Sir的机库建在城郊的一大片空地上。“周围没什么住户,我们飞也大多都是在低空,不影响别人,来的都是圈子里的朋友,大家轮流上飞机去过过瘾。”未经空管部门审批,偷偷把飞机开上天打打牙祭,这样的 “黑飞”在圈子已经不是秘密了,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但是这毕竟是‘黑飞’,可不能招摇过市。”

这也是杨Sir对于德州学院的直升机接女生事件颇有怨言的原因,“本来飞行的环境就很脆弱,还有这些‘害群之马’那么高调,弄得沸沸扬扬,到时空管部门一抓紧,那飞友们可就真的‘趴窝’了。”

在杨Sir眼里,曾经一度引得各方关注猜测造成杭州萧山机场去年的“UFO事件”的机主也是“害群之马”之一——去年夏天,一架正待降落的飞机突然汇报在附近发现不明飞行物,引起机场方面的高度紧张,机场临时关闭一个小时,后来才得知那是一架“黑飞”的私人飞机。

在圈子里,杨Sir远不是拥有最多飞机的机主。“有一位哥们儿玩飞行玩得相当早,固定翼、直升机都有,各有好几架。”但身家再丰厚,飞机再多,也免不了飞机长期在仓库里积灰尘,偶尔“黑飞”过过瘾的命运。杨Sir和他的朋友们也很担心一旦被空管部门发现查处的后果。温州老板朱松斌,酷爱飞行,据说有13 架飞机,2010年由于驾驶私人的罗特威Exec162F型直升机黑飞,被罚款2万元,被媒体曝光后,这个中年男人“被迫成为明星”。另一位浙江老板许伟杰,也因驾驶蜂鸟260L型直升机黑飞被发现,被罚款2.9万元。而据说在2009年5月,这位颇有些胆大的许伟杰还驾驶这架蜂鸟260L直升机降落在南京江宁地区一加油站加油,围观人士报警,一时惹起轩然大波。

或许对于财大气粗的私人飞机机主们来说,罚款其实都是小事,驾照、飞机被扣,甚至吊销飞行驾照才是他们所害怕的。“考出飞行驾照非常不容易,花费大不说,还需要投入相当的精力,要是被吊销了那可就从此与飞行‘绝缘’了。”杨Sir顿顿了说,“况且我们也只是想过把飞行瘾,不想影响到其他任何人。”

各有各的招

虽然大类上都可以划到私人飞机的范畴,但是赵本山旗下的“挑战者”公务机和杨Sir等人手中的轻型直升机还是有着千差万别。前者一般都托管于专门的航空公司,由专业的飞行员执行飞行任务,起降条件要求严苛,一般都是在民航机场起降,飞行通常的航线。而杨Sir和他朋友们的小型固定翼螺旋桨飞机、动力三角翼和直升机却更为小巧,而且,他们买飞机是为了自己过一把飞行员的瘾。

根据统计,中国目前已有1600多人取得了私人飞机的驾照,飞机近千架。如果加上没有进入统计的“黑机”和连驾照都没有的“纯粹黑飞者”,这个数量就更大了。无论飞行哪种飞行器,“黑飞者”们一般都选择在低空和周围少有人烟的地方飞行——这是因为低空飞行监管技术方面依然存在难题,监管部门如果不接到群众举报,很难发现有人在“黑飞”。

“这算是钻了一个空子吧,但是我们不是去嘲笑管理部门无能。”杨Sir强调说,“实际上我们也不想这么偷偷摸摸地飞,我们也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管理低空飞行,我们也希望能正规化地飞,而不是这样偷偷摸摸。”

杨Sir颇为羡慕朋友李明(化名),这位主儿是玩动力三角翼的,这种很像摩托车装上了翅膀的飞行器,监管没有直升机那么严苛,而且更让杨Sir 羡慕嫉妒恨的是,李明的主要活动场地在大草原上。“驾驶着动力三角翼低低地掠过马群,马群跑到哪里就飞到哪里,就像是开着飞机的牧马人。”

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让体验过一次的杨sir现在回想起来还有几分“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感慨。“其实我的那架4座直升机在澳大利亚也经常被牛仔们用做空中放牧的工具。”杨Sir有些遗憾,“不过在国内,它能飞得起来兜上两圈我就心满意足了。”

除了空域的审批困难,航油的获得也颇为艰辛。节节攀升的油价让汽车车主们叫苦不迭,而他们只需看看私人飞机机主们为了一点点航油而四处“化缘”就心理平衡了。

国内目前没有供私人飞机使用的加油站,而航油是不允许私人购买的。“只能四处托关系,去外地的航校或者通航企业购买,有时候价格要翻好几倍,也没法子,有总比没有强。”另一个法子是购买那些只需消耗普通汽油的飞机,不过这肯定会大大缩小机主们挑选飞机的范围,“很可能就与自己喜欢的飞机失之交臂了。”

低空何时开放?

杨Sir和他的朋友们现在翘首以盼的就是“低空开放”能真正落实下来。去年11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意见》计划开放的是1000米以下的空域,开放的空域将主要允许轻型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等一些小型飞机飞行。

“如果低空开放真的开始实施,那玩儿飞机的人会翻上好几倍。”杨Sir身边的好几个富豪朋友都捏着钱包只等买机入库,但限于政策而迟迟不敢下手。而这个圈子里的其他一些人则有些等得悲观了。“他们说,算了吧,与其买回来积灰还不如每年去国外住上一段好好飞一飞。”

欧美等国的通用航空相当发达,以美国为例,全世界30多万架私人小型飞机,有约22万架在美国,全美有1.9万个通用机场,拥有私人飞行驾照人数有70 万。有许多专门的飞行俱乐部为玩家提供一条龙的服务,“什么都不用操心,只需要砸下钱,痛痛快快地飞就行了,哪怕你成天坐在座舱里被太阳晒黑了都没人管。”

花费自然不菲,一次国外飞翔之旅花费十万元乃至更高也是可能。“我们还玩过喷气式战斗机。”杨Sir的朋友张鹏(化名)就是一个极力鼓动“去国外飞”的人,他自己没有购买飞机,而是把钱都花在了去国外俱乐部飞行上。“捷克造的战斗教练机,很过瘾。”

但已经拥有了飞机的杨Sir还是决定继续等待,“我们希望能有一套有序简便的管理程序,每次的申请会有专门指导,飞行审批也会程序化简单化。毕竟,其实谁都不想‘黑飞’。”

“私人飞行必须提前1周向管理部门提出申请,即使批准通过,飞行的当天也还要打电话报备,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审批不过和临时取消的事儿就太多了,简直跟航班误点一样是家常便饭。”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Sara 


合作

  君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