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天下认君 >> 正文

德约科维奇:从“小丑王”到新天王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网络  2011-7-19 14:33:36    点击数:

 

塞尔维亚之根

在德约科维奇一长串的感谢名单中,他始终把“塞尔维亚”放在一个特别的位置。

去年12月,他率队赢得了首个戴维斯杯冠军,今年初他把塞尔维亚音乐人带进了墨尔本的更衣室。在马德里击败纳达尔以后,他从包里迅速拿出一件印有塞尔维亚国旗的T恤套在身上,再去领奖拍照。

在温网的更衣室里,他和父母和两个弟弟抱在一起,感慨他们共同熬过的那些艰难的日子。“我们都知道我的国家曾经经历过战火,在塞尔维亚没有网球传统也并不流行;但现在回想,也许那是必要的过程,因为你从小就学会了为每一件事情奋力争取。”小德说。

在今年澳网夺冠后,他对记者说,最难的并不是他在低迷中挣扎却始终无法超越“费-纳”,而是在塞尔维亚度过12岁生日的那个时刻。

1999年5月22日,一家5口人挤在祖父留下的60平方的公寓里,唱着生日歌,庆祝小德12岁的生日。远处传来爆炸的声音,那是北约在贝尔格莱德投下的又一颗炸弹。

突然,停电了,全家从温馨突然陷入沉默和恐惧中。“在黑暗中我看着妈妈,她也同样恐惧。我们总是由一栋建筑跑向另一栋寻找掩体。”

其实,他们全家在防空洞里呆了两天就不耐烦了,他们决定呆在家里,听天由命。很快,全家人再次开始打网球。

父亲瑟杨和母亲蒂嘉娜都是南斯拉夫的滑雪运动员,他们曾经生活的山区小镇高普尼克,那是个滑雪胜地。小德家经营着一家披萨餐馆,旅游季节生意不错。

父母都是运动高手,小德也在尝试足球、滑雪和排球等不同的项目。不过在6岁时,他第一次看到桑普拉斯温网夺冠时就对网球着了迷。

恰巧贝尔格莱德著名的青少年网球教练戈西奇来了,在他们餐馆对面的新球场设立了一个网球夏令营,要知道她是塞莱斯和伊万尼塞维奇的启蒙教练。6岁的小德坚决要求加入。

戈西奇带小德回到贝尔格莱德以后,不但教他打球,还为他辅导功课,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像照顾塞莱斯那样照顾小德。

戈西奇为小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特别是他的反手技术,7岁时,他曾想模仿偶像桑普拉斯的单手反拍,但他的力量太弱了,无法处理高球。于是,戈西奇让他开始练习双反。“他很幸运在开始学网球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位好老师。”瓦伊达认为小德独步天下的反手来自于他天生的感觉,“单反选手永远不会用双反的方式击球,但是双反选手完全可以学会怎么用单手切削。他反手的感觉和技术运用非常独特,你没有必要再教他什么了。”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国家陷入战争,经济萧条,小德家的餐馆生意很难维持,所有人都在咬牙坚持。在北约轰炸的煎熬中,伊万诺维奇在一个抽干水的游泳池里打球,扬科维奇的父母穷尽积蓄送她出国打球。那段日子让塞尔维亚球员知道,他们必须通过这个绿色的小球改变自己的命运。

北约轰炸一个星期后,小德全家就开始冒险出门陪他去训练,有时就在空袭废墟附近的网球场上——他们给自己的理由是,那里不太可能再次受到轰炸。
在轰炸结束半年后,戈西奇请求伊万尼塞维奇的教练让小德进入他在慕尼黑的网球学校。在叔叔戈兰的陪伴下,小德飞赴慕尼黑。教练的妻子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做“夹克”,因为他没什么厚衣服。

网球学校的费用每月是3000美元,“小德的父亲瑟杨借高利贷,月息10%或者15%。”戈兰说,“谁知道有多少?我都不想去算!”

小德的家人还在为他四处寻找赞助,但捉襟见肘的塞尔维亚网协无力帮助他。这段困苦的经历让父亲瑟杨甚至有些忌恨塞尔维亚网协,在2010年小德率队夺得戴维斯杯后,瑟杨还抨击网协对夺冠毫无贡献,对球员的投入不够。

在瑟杨最无助的时候,他一度想抛弃这个抛弃他们的国家。2006年上半年,17岁的德约科维奇成为ATP世界排名前100位里最年轻的球员,是当红炸子鸡。他曾让蒂嘉娜去同英国网协交涉,看看能不能让小德和他的弟弟们转换国籍,代表英国参赛。就像塞莱斯成为美国人那样。

“当我参加青少年组的比赛时,别人听到我是从哪里来的,就立刻后退,面露惧色。我们的国家的确有着坏名声。这不是我的错。”小德说,“但我爱的是我的国家,我只需要以一种恰当的方式代表它就足够了。”

小德拒绝了英国人待遇丰厚的邀请。“是我做出的最终决定。我从没想过改国籍,这是我的一部分。艰难的经历使我们变得更加坚定。”小德说。

2008年,小德家族购买了荷兰一项因失去赞助商而濒临破产的赛事,他将这项赛事搬至贝尔格莱德举行。他成立了一家150人的公司运作这项赛事,他的叔叔戈兰还担任赛事执行总监,小德亲自为它拉赞助。他认为,塞尔维亚承办这项赛事比他夺得大满贯更有意义。

如今有了当地政府的支持,网球在塞尔维亚推广更容易,萨瓦河畔花费重金建设的新球场有5000个座位,未来将成为小德的网球学校所在地。但这个球场似乎难以承受塞尔维亚人对小德的热情,今年的公开赛期间,中央球场的一堵墙倒掉了,有数百名球迷冲进来观看小德的比赛。

小德也是赛事大使,在今年4月的塞尔维亚公开赛期间,他带着其他几个球员来到了贝尔格莱德200米高的阿瓦拉电视塔参观。这座塔在1999年的北约轰炸中被夷为平地,2005年为了筹款重建,小德与伊万诺维奇曾举办了一场义赛。阿瓦拉电视塔是贝尔格莱德的地标建筑,意义非凡。德约科维奇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这样的话:我们必将归来。


从“小丑王”到新天王

德约科维奇与俄罗斯美女莎拉波娃的绯闻曾经传FEATURE 特写得漫天,但他们自己说那是一种惺惺相惜的友情。他们有相似的成长经历,和相似的家庭。
瑟杨并没有多少文化,尽管对网球并不了解,但他倔强地认定自己的儿子某天会成为世界第一。在所有级别的比赛中,他都会打量儿子的对手们,然后告诉小德:“你比他们都强。”

2006年7月,在荷兰阿莫斯福特,19岁的小德摘下了职业生涯中首个ATP单打冠军头衔。从2006年荷兰阿莫斯福特的首度ATP夺冠,到2007年成为世界第三,他打网球已不单纯为改变命运,他告诉媒体他会成为世界第一,并更换了球拍赞助商——这无疑是职业球员最忌讳的事,宁可做海德的头号签约球员而不是在威尔逊做二当家。

2008年澳大利亚墨尔本的首度大满贯称王,当人们以为他将冲破费德勒和纳达尔的垄断时,这个当红炸子鸡却成为众矢之的。

在2008年的澳网半决赛战胜费德勒后,小德的母亲蒂嘉娜冲着全世界喊出了“国王已死,新王当立”的惊世言论,随后,小德在决赛中战胜特松加夺得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满贯。小德自己也说:“这场决赛对整个网坛而言,都可以算是一种颠覆。‘费-纳’统治网坛三四年后,人们对罗杰进入决赛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新面孔的出现才能维系网坛的活力。这是好事。”

公开挑战天王,加上小德的团队在现场观战时总是过于情绪化,这也使得费德勒十分不爽,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批评他们对其他球员不够尊重。

小德从不是那种对网球过分严肃的球员。他在练习场著名的模仿秀视频在YouTube上大受欢迎。在2007年美网1/4决赛战胜莫亚后,他有点飘飘然,应现场主持人的要求,他直播了一场模仿秀。

他将短裤挽到莎娃短裙的高度,不停地拍球,再用手左一下右一下地捋头发。他还模仿了罗迪克撅着屁股的大力发球,然后是夸张地学纳达尔不停地拉扯内裤,惹得观众大笑。不过巡回赛里总有一些严肃的被模仿者,他的言论和举止让他跟费德勒与罗迪克关系紧张。

为了弥补初涉网坛的轻率,小德不得不花很长时间修补自己与费德勒、罗迪克的关系,“他们也知道我的模仿并非是取笑他们,因此并不真的介意。事实上在更衣室里我就经常这么做,他们也都知道,我只是寻开心。但人们不停地给我压力,我再也不会在赛场上做那些模仿秀了。”
“这些模仿秀会造成伤害吗?”有媒体记者问小德。“是的,它会伤害一切事情,我可不想引起任何负面评论。”他说。

对小德造成困扰的事太多了,蒂嘉娜的话像是对儿子的诅咒。塞尔维亚人随后陷入了长时间的低迷,那番年少轻狂的豪言更是让他饱受质疑和嘲笑。自从2007年7月之后,长达三年半的时间里,德约科维奇每个赛季年终排名都位居费德勒和纳达尔之后,是尴尬的世界第三。每次杀到大满贯半决赛,就倒在“费-纳”拍下。小德的比赛总是让人揪心,你能感受得到他“整个世界扛在肩上”的压力,让他往往在关键时刻崩盘。

从他2008年在澳网夺得首个大满贯桂冠到2011赛季开始,他总共参加了11项大满贯赛事,但冠军数量并未有任何增加。而费德勒和纳达尔自2004年温网以来已经包揽了29项大满贯中的24个冠军。

塞尔维亚人承认自己一度自我怀疑:“如果说我没有动摇的话,那就是在自欺欺人,我有过怀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走出低谷。”
小德这两年时常在比分落后时退赛也是他心理脆弱的表现之一。两次面对罗迪克退赛,两次面对纳达尔退赛,还有一次自称“有点头晕眼花,嗓子疼痛”,在0比2落后费德勒时退赛。

同时小德也背负了过多使用“伤停战术”的恶劣名声,2008年美网第四轮,小德多次称伤获得治疗,艰难战胜罗布雷多之后,他被指“战术诈伤”。罗迪克讽刺道,“他不是两个脚踝都伤了吗?另外背、臀也都伤了?他确实有很多伤,还有抽筋、炭疽热、SARS??或许还有禽流感,他全身有16处伤病。”
德约自我辩护道:“我不知道这个坏名声是怎么来的,我并非意在激怒对手,我只是想赢。”前一年在美网还是万人迷,第二年比赛却被万人嘘,德约坦承,那是他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时刻之一。

“看上去他并没有享受到多少网球的乐趣。”前天王麦肯罗曾如此评价他。

德约科维奇一直在寻找解决方法,甚至邀请一位贝尔格莱德的歌剧演员教他呼吸练习,以改善他在比赛中的表现。去年他请到了一位名为塞托耶维奇的营养师给他带来了质的变化。后者不但学习中医,也研究印度医学。他为小德去除了食谱中的谷蛋白。他身体中那些“过敏”反应——那些让他退赛的小毛病消失了。

如今,他的身体和信心都在最佳状态。小德说,“我的心理状态不同了,看待生活和职业的方式发生了改变,情感起伏更小。在精神上,我感到自己更加坚强。这是你在高水平比赛中逐渐磨练获得的经验。身体上,我也一直在试图保持健康。我很努力,现在一切都有了回报。”
蒂嘉娜是一位心急的妈妈,她2008年的那番王朝更迭的话放在现在来说似乎更合适。

“这四年来,他一直是三号人物,这种经历真的是很艰难。现在他成功了,现在该是诺瓦克-诺瓦克的时代,而不是‘费-纳’的。”蒂嘉娜哽咽着说。





上一页  [1] [2] 




    

文章录入:Sara    责任编辑:Sara 


合作

  君子评论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