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门

登录注册

君子门首页我要打扮男装型男美容女人我要享受娱乐健康两性玩物理财美图我要参与导购社区品牌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君子门 男士时尚的世界 >> 男装 >> 天下认君 >> 正文

陈坤进化史 从阿汤哥向德尼罗过渡

【君子门 男性时尚网站】  外滩画报  2011-7-20 9:30:26    点击数:

  从学校毕业刚开始演戏的时候,陈坤在北京麦子店租了房子。那时候没什么事情,他就去工人体育馆一 个朋友开的健身房,免费健身。打车去那里需要15-20块钱,坐公交车需要换线,他为省钱,每天都是走路来回,一走就是一两个小时。

B:今年你的6部电影,每个角色的差别都很大,有红色经典人物,还有大反派、英俊小生。这是刻意为之的吗?

  C:我想把自己的角色范围拉宽。我现在的创作状态比较好。从电影学院出来,我演了11年的戏,要说到塑造人物,是从最近这几年开始的。以前并不是说我不想,真的是我的演技、表演功底、解读人物的深度都不够,包括我自己做事情的方式,都还是别扭的,整个人很僵硬地生活,怎么去塑造角色?那时候就是本色演出而已。

  B:为什么现在你觉得是状态最好的时候?

  C:年纪比以前大一点,社会经验丰富了一点,人也相对比较放松。我直觉这几年是我最好的时候,可能还会延续,如果短的话,就是这一两年。所以这段时间,我就拼命抓住一些好的角色,把我喜欢的角色,稍微演得透一点。现在,不管是体力、好奇心、精力都是最好的时候,可能过了这段时间之后,我的体力就下降了,而当经验更足的时候,我的热情就下降了。

  B: 一般来说,最好的时候,要遇到最好的角色,才会有最好的结果。

  C:你说的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就像你最好的时刻,碰到一个你最爱的人那样。我并不觉得,我可以单方面这样去要求。现在,我就是把自己各方面的状态调整好。现在,所有最好的剧本都会从我们这几个演员手里面过一遍,很容易找到好的角色。这种状态下,只要你状态足够好,你梦想的角色时刻都可能出现。

  B: 你是个 居安思危的人?

  C:上世纪70 年代的孩子都可能有这样的忧患意识。前几年的时候,我拿到每一个角色,都觉得以后还有更多的角色等着我,现在就凑合凑合过吧。我就懒了,明摆着这场戏是大结局的戏,很重要,但我昨晚没睡好,哗啦啦就过了。有时候,你越在里面认真思考表演的时候,越是能意识到自己的的不足。不装怪地说,我确实是运气比较好,大家给了我很多机会。

  B:以前那些角色里,哪些让你最后悔,觉得自己没有演好?

  C:这个不算很尖刻的问题。陈逸飞导演的那部《理发师》,如果现在让我回去演的话,角色就不会那么单薄,那么飘。因为他太书生气了,我不认为这个角色就是这样。我太对不起逸飞导演了。那个时候,理解东西就是这么片面,就觉得这个理发师,手很白,很精细的状态。我忘了这个人应该有更丰富的东西,他处理事情的方式应该有自己的特点。

  包括《门》,回头去看,我也觉得对不起少红导演。那时候我很着力地去演,非常使劲,但是就是没弄明白,窍儿就是没开。以此类推,有很多让我失望的地方。

  B: 你为什么会经常感到沮丧?

  C:大部分是因为愿望太高,太想获得肯定了嘛!就像你们做这个职业,最好的事情莫过于你行业里的人,承认你的价值存在。我做演员,如果只是影迷喜欢我,这个存在的价值感,不足以让我愉悦。当然,我也希望影迷喜欢你的同时,还有导演、专业从业人员承认你,觉得你不可或缺。像我这样的人,最大的期待就是得到行业内的认可。

  当然,我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太多了。以前我是一年到头都在沮丧。现在,沮丧的时候,很快就能调整过来。我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好,比以前快乐些。

  B:以前,你就很排斥别人说你是偶像。这个问题困扰了你多久?

  C:就是在心里会有个结,其实没必要。偶像也挺好,实力也挺好,都无所谓。从小长到大,人家都跟我说:"你长得帅。"但是进入了这个行业,人家就跟你说:"这是偶像。"你自己就觉得偶像这个说法,不如实力来得好。我也不是纠结,就是为了争取一个更好的承认而已,这是争取的一个原动力。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那我要成为实力派。小时候,不就是这么跟自己较劲嘛。但是我不可能划破自己的脸,然后就成了实力派。实力派也要有演技才行。

  B:因为你对自己的人生、事业太有要求,所以会狠逼自己,把自己逼入死角?

  C:我以前是很刻板的。每天早上起来,要做瑜伽,要打坐,这个不能吃,那个一定要吃,要禁语,要喝多少水......我给自己立下很多规矩。不是说多么不好,那个时候,我也在享受其中的快乐。但是在别人看来就是:这个人好死板、好教条。现在呢,我干脆乱七八糟,也挺好的,有另外一种规则存在。。

  B: 虽然这么多年, 你演了那么多电影,我个人比较喜欢《巴尔扎克与小裁缝》,你个人怎么看那部电影?

  C:那部戏才让大家认识了我。回头看,每一部戏都有它的不足,但它也有我身上流失的东西。比如那时候,我比较真诚,笑是真笑,哭是真哭,没什么技巧,就是很真实、很鲜活。现在,表演的东西进入了生活的状态,沉淀的东西是另外一种表达,那种自在和单纯,我再也回不去了。现在,让我再去演,这个人肯定不一样,也演不了了。其实,我个人也很喜欢这个角色。

  B:你也是徒步行走的爱好者,一个人走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

  C:每一次都不一样。小时候,我住我外婆家里,每次要去妈妈那里,就要走1个小时。那时候没车,就是沿着山坡走。那时候,就是一路自己给自己编故事。人长大了,徒步就像一种修行,刚开始走的时候,如果那天情绪好,就越走越开心;情绪不好的时候,走一阵子,人也就平静了。如果走得实在太远,我就打车回来。

上一页  [1] [2] [3] [4] [5] 




    

文章录入:god    责任编辑:god 


合作

  君子评论